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 章 《冥冥众生衍 悠悠莫流连》
第 1 章
《冥冥众生衍 悠悠莫流连》
浏览:821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5809 阅读时长:约11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盘古与女娲创新世界,墓族的“安宇财团”曾经轰动一时,琼林山上柒巧伴随七彩光出生,十二岁成人礼与羽子淇偷偷潜入进入琼林山。
  盘古遭遣,坠于混沌之地,随开天劈地造世,精疲力竭,危在旦夕,却有缝未补上,混沌之气肆意,电光火石间近乎功亏一篑,此时巧醒于此地同期应运而生的一条纤小孺蛇,自名女娲,其以柔弱无骨之躯,日以继日卷石助盘古共同补天,终于合力创出新世界,然而,最终均因劳累过度,双双元神陨落新雏大地。
  女娲乃本地之物,不忍后世荒芜,故竭尽全力助建新世界、衍生新万物,精元因耗损过度遂陨落大地不醒,盘古眼见心焦,却碍于太古禁锢无法施救,心痛不已,终怒火攻心逼己暴走幻化为红黄两道精元,红色精元卷起女娲消失于天际,黄色精元踌躇徘徊不得终日,直至无力回天,只得留在此地之巅繁衍新生,自取名曰“人”,一撇一捺其为两笔,其意为祭奠幻化红黄精元的盘古,储蓄其不屈不挠的执着与为善信念。
  斗转星移,亿万年时光如梭穿过,待经历元古代、上古代、中生代到达新生代时,这片混沌之地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号——地球。
  地球上曾经出现个“安宇财团”的墓族势力,那是人界乃至所有界域中最富有的家族,他们以高尚、诚信、公平、无私的商道道德,及其雄厚无尽的财富驻世,崇尚自己的信仰和诡秘的礼仪,独自占有一个据说漂移于大洋之上的岛屿,那是一个宁静、祥和、美丽并极为神秘的岛屿,所有的墓族人都生活在岛屿上如墓穴一般的岩洞中,故颂称其人为墓族人,也有藐称鬼人的,但并没有人知道那个岛屿真正的位置,世间有很多为此奔波的人,立志耗费一生的时间去寻找,只为目睹那传说中的墓族人,一瞥即好,当然更期待像民间传说那样获得墓族人不老不死的秘密。
  墓族人以“安宇财团”名义在各国进行交易的地点很多、亦很随机,内陆有许多挂着“安宇财团”名义的商行,因为太多,也没有人刻意用自己的生命去调查孰真孰假,但是每个挂名的商行都异常守规矩,因为其一贯的好名声,世人都爱和“安宇财团”商行交易往来,据说,如果有以“安宇财团”名义行骗、作坏、涉黑的商家,都会慢慢失去所有财富,最后一贫如洗,甚至暴毙而死。因此,也有很多人更相信墓族人是“神”,就连在世最聪慧的玛雅人在其族书《玛雅史》中都给予“神秘、超然、资料未完整”等标签定义。
  甲子1年的一日,内陆各“安宇财团”商行得到消息,墓族人宣布停止“安宇财团”一切商业活动,并由负责内陆“安宇财团”的首席执行人墓路全权代理后续事宜,成立了“墓族基金协会”用于无差别资助贫困的家庭和无亲的孩童。消息仅一日,便传遍内陆各地,一时间,谣言四起,有的猜墓族人因为不能生育而绝种了、有的悲伤的说墓族人厌恶内陆生活找到了新去处搬家了等等。对此,墓路本人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并且于“墓族基金协会”成立的剪彩仪式上悄然离去,撇下不计其数之财富于协会八大长老掌管,从此,杳无音讯。几年后“墓族基金协会”也慢慢趋于隐秘活动并修改了协会名称,渐渐淡出世人生活与视野。
  光阴似箭,离弦坠地已是二十年过去了,关于墓族人的传说在原本就模糊的记忆里,慢慢飘渺、惨淡、化为灰烬,如今已是罕有还记得墓族人一说的。
  甲子20年的某日,琼林山的最高峰,跳崖峰上一原始部落——莫隐部落,其族人发现近海上一处,有一忽闪发红光的小岛,正缓缓靠近山崖,大异常!部落哨岗哨兵拉响警报并迅速联络族长。同一时间,内陆靠海的不同位置均出现了类似的发光小岛,正当内陆紧急组织准备调查的时候,所有的岛屿,几乎于同一时间爆炸,可海面并没有海浪更别说海啸产生,更奇特的是,每个岛屿上分别发射出一道彩光向着太阳的方向射去,一瞬间消失了,小岛消失了,彩光消失了,大家像做了场残梦一样,醒来时发现什么都没留下,继续做着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少有人再注意,只当是海市蜃楼罢了。
  由于异常解除,哨岗解除了警报,不自然地当作啥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站岗。不一会儿,从族长卧房中传来清脆响亮的娃娃降世哭声。
  “恭喜族长,夫人生了,是个公子啊!”族长过往常年在外跑商,膝下四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是路上收养的孤儿,遇上现在的夫人,族长常说是自己十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这厢为了夫人将手上商路全数分配给六个子女负责,携夫人回到琼林山隐世,一晃两年过去了,族长夫人今日喜得贵子,惊动整个部落族人,纷纷蹲守在莫隐部落大堂焦急地候着。
  “恭喜族长!恭喜族长夫人!恭迎族长小王子福祥降世——”大堂内族人齐齐高呼,族长在后堂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大手使劲地在身上擦拭着,确保干干净净,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产婆奶奶包裹好抱过来的小王子,颤抖地观详一阵,才小心翼翼地缓步前往大堂,高高举起小王子,自己早已笑得怒放不得了,引得族人一阵一阵欢呼!
  “父亲大人,还没想好给弟弟什么名号吗?”大儿子莫柏林上前急切地问着父亲,父亲眼睛忽然亮了一下笃定地说:“遵你们兄妹辈分,排行老七,替以三七木的柒为第一名;能与夫人相识,无巧不成,第二名曰巧,亦有涉福相随,酿一生非凡奇遇,冠名柒巧!如何呀!?夫人——”族长对着内堂大声询问道。
  “你今日起名倒是快呀,想了一年多没想好,这一下怎么开窍了?”夫人微笑着说,想坐起来,旁边的几位姐妹赶紧过来搀扶,“妹妹轻点,当心呀!您这身子哪能动呀?族长大人起的名字挺好的。您不觉得嘛?”
  “夫人!先注意休息,不合意再改之,不急!不急!”族长赶忙抱着小王子进了内堂,上前搀扶夫人坐起,憨笑说道:“我一粗人,也想不到啥更好的名号,这不是忽然脑中就闪过这个,想来好生不错,或是上天眷顾赐予我儿呀!”
  “上天眷顾?上天会有什么好的眷顾!”夫人似乎变得有点不太高兴,看了看小柒巧,又笑了,“依你便是,柒巧,乳名小柒——”夫人抬起头透过屏风缝隙淡淡地望了下天空。
  琼林山原是内陆的原始大山之一,远离喧嚣繁华的内陆,有一大片方圆几千公里的原始森林,高耸云端的苍松树,浓密的灌木丛,巨禽猛兽常出没,内里凶险无比,因此罕有内陆人士到此。新生代时期,琼林山突出变故,与内陆断连,继而常年流浪于大洋之上,莫隐部落自此也随之漂流,世代更迭。
  好在这琼林山上富有飞禽走兽、泉水鱼虾、奇花异果等,即便不忙农活也够部落人日常生活供给,住山靠山吃山养山是部落人长久以来的生活准则。部落主部设在望月原,这是山上最高处跳崖峰的顶峰,望月原整体呈圆形,十里多方圆,因该地段是琼林山唯一一块可以看见月亮的地段,故此得名望月原,共居族人一千多人,有的是土生土长的莫隐族后裔,有的是来自内陆探险家或隐士等,一片与世无争的疆域。望月原逐年开发,供居住和活动地方越来越大,不少地方还种植了山上移植过来的青草植被和美味的果树、瓜藤等,同时设立了弓箭场地、兵器场地、校场、学园等公共设施,族人孩子无论男女从会走路就开始在这里享受无忧无虑的训练、学习,最后经过成人仪式毕业,既可随父辈进山打猎、参与耕种、植树等回报部落。
  风云变幻,日月轮回,柒巧十二岁成人仪式今日正在望月原主会厅举办,主会厅是望月原最大的会场,可以容纳几千人同时活动,由八十八根异常粗大的树干组成,顶部爬满了火焰蔓藤,形成一个天然的屋顶,气候热时呈绿色,气候冷时呈火焰红色,倔强的生命力,一年四季都在焦急地茂密生长着,以至于每年都得为它定期梳理枝条,因前不久才修整过,整个会厅此刻非常干净利索,火红的会厅顶棚像一把火烧在大家头顶,驱灭这不孝的寒冷之冬,厅内设有猎手准备的大量猎物供烧烤、食用,大量新鲜蔬果陈设在会厅中间的银色架子上,由专人操作不停旋转上下翻动,供来客食用。
  成人仪式一般要十天左右,第一天是拥抱部落里所有成人,并起誓“我是柒巧,我起誓,遵守部落颁出的各项规定,愿为部落效忠,誓死维护部落的和平与安宁,我将热爱生活,热爱我的部落,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因为我爱你!”被拥抱的人也要准备一句简短回话,这个没有限制,看各人自由发挥。
  “小柒,我的小宝贝,你真是越来越可爱啦!嘿嘿——”轮到羽家拥抱时,羽家大女儿羽鸿雁迫不及待地上前直接抱起柒巧,顾不得桔黄色文静的束身礼服带来的观感反差,亲着柒巧额头欢喜温柔地说着,弄得柒巧满脸通红,“鸿雁姐姐好!快放开我啦——让我先给羽叔叔起誓后再——”。
  鸿雁根本不听他说,硬是抱着不放,这羽鸿雁自幼生的就很标志,俊俏白皙的脸庞,扎着两条粗马尾,大大的眼睛非常有神,出挑的身材,搭配从内陆淘来的时尚衣着,在族内拥有众多追求者,这一番亲昵举动惹得一大把年轻族人都羡慕的直咽口水,柒巧只是红着脸在使劲地挣脱着,“哇!害羞啦,害羞更可爱啦——”鸿雁坏坏地笑着,又轻轻地亲了下柒巧脸颊。
  “姐!快——先借我用一下,灵姐姐应该快要过来了吧。”在一旁四处张望的羽子淇一把抢下柒巧,又是紧紧地抱着不放。
  羽子淇比柒巧大三岁,羽家小少爷,考了两年多的成人礼,半年前刚刚顺利通过成人仪式获得成人权。
  羽子淇附耳说:“小柒,你的四灵姐姐呢?怎么还没来呀?不是说陪你过成人仪式的吗?”说着又张望起来。
  “姐姐说母亲叫她去校场有些事,一会就过来。”柒巧边挣边笑着说,心里明白,难怪他们这样,哥哥姐姐们都是部落的英雄、精英,由他们接过去的族长衣钵,如今已经发展的十分壮大,偶尔还能登上内陆各大头条,部落里所有人都崇拜他们,而他们大多有任务在外未归,整日里大多剩我一人长居族里,承继哥哥姐姐们的光,村里差不多同龄人都特别黏糊我,对了,大哥他们在我成人礼的大日子也没有回来,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今日也没陪我,近些日子他们似乎越来越忙了。
  柒巧四处看看,连部落爱热闹的长老们也不在,是不是又在开会呢?柒巧想着先把成人仪式做完吧,未通过成人礼,父亲大人根本不给知道那么多。
  “羽子淇哥哥,我是柒巧,我起誓——”柒巧还没说完,突然羽子淇抱得更紧了,很温柔地对柒巧说:“好弟弟,我会好好疼惜你、爱护你、照顾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打到猎物都分你,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呀!我爱你!爱你!爱你!哞——哞——哞——”使劲地亲着柒巧。
  “是不是姐姐来了?”柒巧没好气地问,“嗯,乖,真懂事,配合一下呀,装作开心点,笑一笑,明天提前带你进山探险。”羽子淇低声说。远远看着四灵姐姐一席红裙飘飘然地行将过来,这才松开一只手,紧搂着微笑的柒巧,笑呵呵地快步迎上前,等待四灵姐姐拥抱他俩人,四灵红润小嘴微微上翘,假假地冲子淇笑笑,忽地猛一抬脚即狠又准地踏上羽子淇的脸,“少来!没你份——”羽子淇仰面倒地,还不忘滑稽地叫一声,“哎呦——”引得四周大伙笑作一团,四灵轻轻拉过柒巧低声说:“过来——小柒,成人仪式完了以后,你就是男子汉了,照顾好族里的每个人,记得要赶快变强,要学会自立,要多多锻炼,不要太小家子气,也怪大家——姐姐也是,平日都太惯你了,外面的世界,天真无知是活不好的!以后别这么羞答答的,凡是拿出男子气概来,一个男孩子别成罗珊小萝莉那样的!”四灵淡淡地笑了笑,偷偷地看了看大厅一侧角落里面躲在罗叔叔身后的小女孩,一身粉色公主正装,正望向这边的柒巧,看到四灵微笑着看过来,原本一直盯着柒巧的她,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转过头去,四灵接着对柒巧说,“慢慢学会担待,而不是靠家人、靠族人,知道不?来——姐姐抱抱!”说着四灵紧紧地抱着柒巧,微笑的黑黝眸子闪烁着依依不舍的泪光,为了照顾和训练柒巧,四灵特别抽了近一年时间留在族里专门陪柒巧在校场生活,算是哥哥姐姐中陪伴柒巧时间最长的一个了。
  良久,四灵低头强忍心绪轻轻地对柒巧说:“姐姐不能陪你完成十天的成人仪式了,姐姐相信你,一定能顺利的早早就通过的,现在内陆家族有事急需我去一些日子——”
  “大哥他们不是在内陆还没回来吗?你又去!?”虽然知道姐姐会随时外出任务,可当下知道姐姐不能陪自己完成成人仪式,要走,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可又不想表露出来,让姐姐更难过,想着姐姐的话,很快又收起悲伤的情绪,不再说什么了。一旁的羽子淇听四灵说又要去内陆,心情一怔,赶紧爬起来:“灵姐姐,你又要去内陆了吗?多久才回来?”
  “嗯,这次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可能还要去中土一趟——”四灵显得有点不安,但很快镇定了下来,转头对子淇说:“好好照顾他呀!不然回来不饶你——”说着用手指弹了一下子淇的额头,说完又亲了下柒巧的脸颊,和羽家、罗家长辈及其他家族长辈一一打声招呼便出了会厅。
  柒巧又继续他的成人仪式,毕竟这一天要顺利完成一千多次拥抱和起誓呢。
  第二天,第二项仪式是拜祭祖坟,敬茶给部落长老,由于长老和父亲大人都在忙着什么事情,原本需要一天的仪式,紧紧凑凑地安排了一个上午就完成了,不过也好,下午可以好好休息了,第三天开始是八天的实战考试,结合体力与智力的考验,在琼林山上随机选考点并事先布置好机关、考题。听说都是非常磨练人的项目,只有通过八成以上项目才能有资格出望月原到外狩猎,最高记录保持者是族长,他二天就全部通过了,一般要考完都要五天以上的。
  “小柒——小柒!”羽子淇晃醒正在午休的柒巧,“大冬天的,你怎么又是满头大汗呀?又做那个怪梦啦?”
  “嗯,最近一睡就梦到那个地方。”柒巧揉揉眼睛:“子淇哥,有事吗?明天要考实战了,没法陪你恶作剧呀!”
  “你怎么越来越忘事了呀?昨天不是答应你的吗?带你出去看看啊,没想到你一上午就把第二项仪式做完了,现在大部分人都休息,长老他们好像还在开会,大人总有忙不完的事。我们正好乘机溜出去,搞不好能碰到考场,提前知道考啥哦!”羽子淇邪恶地笑了笑,对于他们成人,或许对外面不那么抵挡不住,可是对于十二年一直被禁锢在望月原的柒巧来说,外面世界的诱惑绝对到绝望的顶点,如何不答应呢。
  羽子淇带着柒巧沿着从琼林山上爬上跳崖峰的万年枯藤的内空之道,下到跳崖峰最近的一片大森林中,穿过茂密的苍松枝头,下到地上,四周阴暗潮湿,地上各色的蘑菇与苔藓,一棵棵三人才能环抱过来的苍松树,高耸入云端,从望月原上面看时觉得甚是渺小,近前一看震撼着柒巧幼小的心灵,“哇——好大!”柒巧不由得大叫了起来,“嘘——”子淇赶紧拦住,“别大声叫,以往都是大家一起活动的,现在就我俩,要秘密点。”
  人相对于树太过渺小根本看不到远处,四周静悄悄的,偶尔也有鸟儿扑腾地飞过,或不知名的动物忽闪地跑过,留下抛起的枯叶与灰尘缓缓落下,很快又恢复平静,抬头仰望,透过苍松缝隙看被遮盖的天际,感觉自己就像站在森林大叔的头发里面一样,大叔头顶几只鸟儿正肆情盘旋,不住地盯望森林的一举一动,忽然有一只纵身穿破森林大叔的头发直扑柒巧,柒巧看着直纳闷,你是不是在搞笑,凭你一只小小鸟想咬我,做梦吧!不想小鸟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大到柒巧都有点颤抖了,原来是一只苍天雄鹰,远远看上确实不大,越来越近才发现那雄鹰单单张开的翅膀就足足有两丈光景!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