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2 章 《一口孟婆汤 灵魂线战场》
第 12 章
《一口孟婆汤 灵魂线战场》
浏览:574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011 阅读时长:约6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通过奈何桥,又遇灵魂专列劫匪,以及怪异女子纵身跳车。
  前面是一个简易的,黄色精石垒成的拱门,闪着金黄光芒,点亮通过人的面庞,莫茗一行人穿过拱门,进入了另一空间,这里是黄泉路二段,给去世的人回忆生前的往事之用,时常挖掘出人生最结实的牵挂,印在脑海中,让人或哭或笑,一阵癫狂,走完这条路就到了孟婆桥,是选择喝下孟婆汤,继续投胎做人,还是留住往事,在鬼界碰运气等待,这段路上可必须得想清楚,过了这个地界,你还是你,或者你将永不再是你——原本是强迫所有魂魄必须饮下孟婆汤的,但是阿罕里执政那会儿,鬼界和地府放出消息,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此的魂魄便可以选择,喝或者不喝,明理是说为了减轻人界人口压力,其实关键为了积攒鬼界人气,毕竟,三界大战之后鬼界损失惨重,原本老大哥的地位,也被妖界和魔界虎视眈眈着。
  依据孟婆的规定,所有魂魄都必须喝下一口孟婆汤,有能力的可以在灵魂列车中将未侵入体内的孟婆汤吐出来,以保留自己身前的记忆,择机进入鬼界重塑。这一举措实施着实煞费周折,但最后的效果确实明显,鬼界正在日益壮大,成为继人界之后的第二大界域,并由此衍生出类似人界的学府,门派,家族,宗教等新兴势力。
  莫茗他们当然是选择留住往事了,这个不用多想,走过黄泉路二段,到了另一端黑色的拱门门口,三人依次摇响了开门铃,黑色拱门渐渐泛白,至白皙透亮之时,三人一起踏入,孟婆的二孙女孟芳疑惑地看了看他们三人,似是被他人有所交代,虽知其中有的是人类之躯,还是微笑着接待了他们,带着药草香气的双手缓缓递过三碗孟婆汤,示意他们喝下,三人微微运气堵住七经八脉,将汤屯于口中,归还孟婆碗,缓步走过雄伟高大,足足有数百丈长的孟婆桥,这段长桥之行,历历在目的那些前世悲伤,怨念蜂拥而至,很多人都禁不住咽下了孟婆汤,整个人忽然变得恍惚起来,莫名三人早做好了准备,顺利通过。
  接着,进入去鬼界的灵魂专列班车,连莫茗三人一起一波一共上了六个人,坐在同一车厢内,另外三个是女子,她们正恭谨地端坐在魂椅之上,这是一个安慰灵魂的器皿,以防灵魂专列运行时,破坏了脆弱的灵魂,可略有奇怪的是,三个女子,都是目瞪口呆,似乎中了什么法术一般,痴痴地看着莫茗这边,一动也不动,莫茗就对视回去,对方不以为然,弄得莫茗稀里糊涂,一旁的凡樱傻笑了一声,看着发呆的莫茗实在是憋不住了,轻声说:“别自作多情了,人家不是看你的!别奇怪,最近,鬼界一直在重组统治机构,很多官居显位的人士,经常使用这种被禁止的控制术,招揽人间的极品尸器,以备不时之需。”凡樱用脚踢了踢那三个女子,没有一点反应,“你看看吧,肯定是哪位高官贵人选中的,一个个美若天仙,可想那个主人一定是个色狼。哼!真想在她们脸上划几刀——”说到这,凡樱示范性地比划了一下。
  “哦,竟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去人界太久了,这鬼界之变化太多,对了,还听说这第八任鬼王是个很严肃的君主啊?”莫茗无目的的问着,“听说是一个万事要求完美的人呢?其他好些组织也被他的观点吸引着,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人?”
  “鬼王,我倒见过——”凡樱理了理头发,看了看灵燕,“你还是先让你随从休息一下吧,给她个心眠咒,不然一路上她的体力很难恢复,看你这小主人做的,就知道使用别人的气。”
  莫茗按照凡樱所说给灵燕施了咒,安慰其休息一会,转而问凡樱,“你说你见过鬼王,他——”
  “他——就那回事吧!鬼界禁卫军目前已经完全独立出来,不再受制于鬼界地府,鬼王家族还是依靠老办法联姻,稳固地位,新鬼王虽然选好了,但还只是个孩子。自从离开鬼界禁卫军,就一直被禁卫军的卒子追杀,几乎每天都在打架——”
  “凡樱姐为什么离开鬼界禁卫军?”
  “叛军!”凡樱叹了口气,“和你哥一样!未执行上级安排,就成了叛军了!这里已经不是以前的鬼界了——”
  莫茗感觉到一丝苦意,本想问她有什么任务来着,看凡樱抑郁起来的表情,也不想再问什么了,靠在椅上闭目养神去了。
  凡樱看他们都熟睡了,自己到了另一节人少都是正常女魂魄的车厢空间,解开衣服,原来她的肩上和背上多处受了伤,有些部位已经淤了黑血,凡樱取下头发上的发钗,刺破淤血部位,把黑色淤血使劲地挤了出来,服用了四五粒上等丹药,就地打坐,运气,发功至全身冒着白气,慢慢地脸上也出了汗珠,淤血部位也开始流出黑色脓血,最后后慢慢愈合,这是禁卫军的独门疗养方式,可以通过对自身气息的控制,来治疗自己的尸器或肉身,以此完成修复体表的伤害,同时也可减轻内伤疼痛。
  灵魂专列,已经开始按全新线路运行了,这趟专列先后经过西天、妖门、妖界、皇陵、魔宗、魔界,最后再重回孟婆湾的轮回道,窗外是无色无味的虚无空间,凡樱独自一人坐在靠窗户的椅子上,透着一丝车内火油之光,静静地向外观瞧,尽管看不到什么,可是她依旧在看,是想到什么事情了吧,眼睛擒着湿润。
  约麽过了好一阵,突然从隔壁的空间传来刺耳噪音,像是列车被撕裂的声音,凡樱唤出兵刃——启刀,出自匠门一刀大师之手,一刀大师以铸造刀器闻名遐迩,出自他手的大刀款款威力非凡,启刀采用轻质的秘境材料打造,吹发可断的锋利度,轻如鸿毛的质量,非常适合女性,是凡樱父亲三次登门一刀大师,最后以族内密保天机盒交易,特为爱女换得。
  启刀出鞘原本阴暗的车厢,刹那一道白光腾空而起,凡樱拉开门跳了过去,原来是一群劫匪,他们是被灵魂专列抛弃的灵魂,由于在灵魂专列运行时间,有很多明文规定,比如:最忌讳的就是打架,有些灵魂会和自己的仇人进行灵魂上面的较量,在车内打扰了其他灵魂,会被灵魂专列默认式,踢出空间,跌落在这个虚无缥缈灵魂运输车的航线上,七日以后,这些魂魄若不能摸到下一辆灵魂专列爬上来将永远消失掉,可奇怪的是,这次的劫匪,不是仅仅为了上车,好像还想把车上的人都扔出去——
  凡樱见状,一个玉女穿梭,杀掉了一个正在抓灵燕的的劫匪,莫茗此时也完全清醒,解开灵燕的咒,唤出夜刃,一道道寒光把其他几个劫匪一并处理掉了,刚完了这一批,又从其他节车厢内进来了一批,他们着了魔一样,冲着灵燕和凡樱就攻过来了。
  莫茗,晃动夜刃,一瞬就秒杀了他们,接着又是一批,就这样一批接一批的劫匪从不同的方向涌出,莫茗一时间也累的气喘嘘嘘。
  “莫茗大人,他们怎么不打你啊?”灵燕边打边说,这么一提醒,莫茗和凡樱都发现了这个问题,这些劫匪专门对付凡樱和灵燕,没有一个试图把莫茗拉下车的,车内的其他三个女子也都安然无恙。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莫茗想着,便手下留情捉了个活口,靠近准备问问,可任凭莫茗如何发问,对方一句话也没有,莫茗用发光的夜刃靠近一瞧,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这些是尸器!没有灵魂的尸器——”
  “什么?”她们两个也大吃一惊,仔细看看自己手上打的劫匪,的确,都是尸器——
  “尸器是没有灵魂的,怎么能够运动呢?”莫茗她们很想知道为什么?可是这么多的尸器,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拖下车的危险,只能专心在打上面了——
  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渐渐的劫匪少了,“应该快到西天临时停靠点了,我们在前面下。”莫茗瞄了眼地图,擦了擦汗,继续清理残留的劫匪,远处的一点亮光越来越大,劫匪也没有新的再上来了。此时三人已经是筋疲力尽,扶着椅子,拖着双腿,一步步地下了车,终于来到了鬼界。
  这时,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那三个一动不动的女子,似乎也知道到站了,一起站了起来,排成一排,以迅雷不及的速度,纵身跳下了车,又“嗽——嗽——嗽——”地飞了起来,一瞬间消失在他们的视线——
  莫茗三人互相对望了一下,苦苦地笑了笑,似乎是为了彼此的那份狼狈像,又好像为这种无聊的打架,莫名的事件弄得傻乎乎的无奈。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