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3 章 《西岭街遇袭 柒巧再出击》
第 13 章
《西岭街遇袭 柒巧再出击》
浏览:615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542 阅读时长:约7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西岭街遭遇银枪蒙面人,柒巧苏醒借莫茗灵魂气场,以一敌五展示不俗实力。
  鬼界如今日渐繁荣,居住在西岭街的鬼民,大都是因阳寿中未了之心愿缠身,从而选择保留回忆,乘灵魂线在此站下车留在鬼界,以求功德圆满,了却心事后,再行投胎,或者期许着通过开修门修行后,直接晋升仙班。
  “奇怪!为什么今日的西岭街如此萧条,没有一家店铺开业啊?”莫茗以前往返鬼界与尸魂界,西岭街有莫家蜃玉,是必经之地,常在这边购买花样物品,西岭街是灵魂线的第一站,很多选择留下回忆的,都会着急在此站下车,有些精明的乘客和鬼,认准了这个繁华地带发展空间,就下车点,建起了一条鬼界相当著名的杂货街——西岭街,主街纵横七八里地,直通景阴山,街上有不少以出售奇珍异物而闻名的店铺,可现在放眼望去,整条街道,煞是冷清,了无鬼影,各家商铺也是闭门关灯,四周寂静的让人乍舌。
  “我也不清楚,好久没过来这边了——”凡樱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四处查看,一眼瞟到一旁的告示栏,凡樱靠了过去,上写:鬼界禁卫军执勤,本周西岭街所有居民禁止夜出,违者杀无赦!
  “莫茗大人,这里怪怪的,全是空房!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好啊,先去景阴山吧,找余师叔。”灵燕不比莫茗和思空凡樱的修为,一路上施法耗掉的体能,还是没有恢复,刚刚还大战那么久,现在说话都显的有点吃力。
  正当他们这边议论着呢,忽然从远处刮来一阵狂风,瞬间整个街道的残木灰尘都飞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向这边席卷过来,紧接着又传来一群恶狗狰狞的狂叫声,一时间整个寂静的街道变得沸腾了起来,莫茗三人赶紧摆好架势,准备迎战。
  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杂,远处的景象约麽看清楚了点,原来是一行五人带着五条长相可怕的狗,隐在浓烟中,看上去黑压压一片,正风驰电掣般朝这边涌来,不问何事,放狗咬人,亮兵刃放大招,就愈致莫茗三人于死地,莫茗赶紧唤夜刃上前应战,凡樱和灵燕也不得不又进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中。
  再看前来的五人,一身黑色夜行衣,蒙着面,雪亮的银枪,在黑色的夜里宛如五条白蛇,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围的莫茗三人水泄不通,看来这五人非等闲之辈啊。莫茗心中暗想,这么一不小心的溜号,被其中一个蒙面从后面刺伤了莫茗的肩膀,灵燕见势心里也是一惊,不料却也被另一蒙面以银枪从左侧刺伤了灵燕的左臂,凡樱是久经沙场的禁卫军成员,她沉着地应战,同时把刚才发生的都看在眼里,她发现这些人虽然招招狠毒,但不是想要他们的命,只是想捉住他们而已,重招都是非要害部位,尽管不知道为了什么,可是,凡樱知道是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给他们捉住的!
  于是,换了套路以守为攻,守为主,她想通过耗费时间,挨到天亮,反正离天明也就不到两个时辰了,等两边街道开铺了,他们总不至于还打吧。
  莫茗和灵燕这一受伤,蒙面人便不再理会他们,一起都对付起凡樱了。
  莫茗和灵燕本还纳闷呢!这点小伤就不打了!?突然,痛苦猛袭全身,两人竭力挣扎,那原本很小的伤口,迅速恶化呈红色向全身扩散,像是被病毒感染一般,很明显,他们的银枪上都涂了食魂散,那是一种能消食灵魂的可怕药物,曾一度被严禁查销的药物,怎么现在却还有残余留存鬼界呢,凡樱突然重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这五个鬼,不是手下留情,他们想销毁我们的魂魄,保留完好的尸具以作后用!
  为此,凡樱一边心急莫茗他们,一边更加谨慎地战斗着,原本就体能透支的凡樱渐渐地也开始松懈了防守,想若是有个鬼来帮个忙就好了,可这寂寥大街两边尽管是繁荣的商铺,可是谁知有无鬼影啊,就是有,他们会出来帮忙吗?这五个鬼节禁卫军到底是什么目的啊?为何对刚到鬼界的我们下如此毒手啊,何况我们又不是普通的人类之死,人类——
  “你们是冲着人类尸器来的!?”凡樱大声呵斥,“堂堂鬼节禁卫军,如今竟然成这种货色,真是耻辱!”
  “......”对方并没有说话,互相对望了一下,招式愈加紧凑,凡樱若不是因西岭街禁侍魂的限制,早就解禁疯狂了!
  “斯巧!醒一醒——”正在这时,听到后面柒巧醒了的声音,忽然想到莫茗借着特殊人类的尸器。
  “柒巧!?这是哪里?!”灵燕身体里的斯巧苏醒过来,“鬼——鬼界!?”
  斯巧转身揪着柒巧的耳朵,大声叫嚷:“柒巧——我被你害惨了!”
  叫嚷声惊动了五人五狗,分了三对过来,斯巧扔开柒巧,翻身上前以一敌三!这才注意到另一边还有个女人在一对二战斗着。
  不认识,也就没打招呼,继续专心对抗。
  然而,斯巧并不是三人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就深有体会,边打边叫着:“柒巧!还不赶紧跑——”
  被斯巧这番折腾,柒巧颜面扫地,可当前又怎好一走了之——
  原来,柒巧一直都未受困心咒影响,一路上和莫茗心灵相通,对其家族遭遇也是感同己受,便任着他使用自己身体不在强行干涉!
  刚才在灵魂线上就是柒巧最先发现上来的尸具,并喊醒了休息中的莫茗,大家才得以逃过一劫的,而刚才莫茗中伤一瞬便感到伤口所受之伤受到了诅咒,故而退下,自封灵魂,以求自保,同时指示柒巧出窍应战事宜,还将自身空界秘钥告诉了柒巧,方便其取用自己的兵器夜刃。
  凡樱也从灵燕那知晓了莫茗借的墓族人身体的事情,以前常听传闻,说那墓族人各个都是战斗高手,遂对着他喊道:“你们两个小鬼,一起来吧,快快应战,把这些鬼节禁卫军赶走,速到余仙府邸治疗食魂散的毒,否则你们体内的另一半魂魄将会灰飞烟灭——”
  “那不是很好,正好没法和我们抢身体了,我被她下了困心咒,睡的全身都发憷了。”斯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还给我穿这么坦露的衣服,气死我了,快,柒巧!我们要去找钟灵草!你打不过他们就先逃吧,我一会赶上你!”
  听到他们的对话,另外两个禁卫军撇开体力不支的凡樱,凡樱还以为自己中招了,赶紧检查身上伤口,并没有中食魂散!抬头再看,那两敌手正一起上前围了柒巧,生怕他跑了一样,柒巧慌忙应战,斯巧见状,丢下自己的战圈,护着柒巧对战另外两名禁卫军。
  很快战事变成了五人五狗对斯巧,斯巧一次次提高攻击加成,用的都是人类修道之术,对付鬼其效甚微,空有那么大的气势,被对方摸清后,却再也不能逼退敌手半步,想乘机带柒巧溜之大吉都无法实行。
  “我来帮你吧!”柒巧小声说道,因为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你行就赶紧的,只要能抽空逃出这条街就行!快——”斯巧催促着。
  柒巧回忆刚才在灵魂线上莫茗他们战斗的场景,唤出空界中的夜刃,运用他们使用过的套路,挑了个实力不行的出手,这么来来回回,几十个照面过去了,柒巧也渐渐熟悉了一些近体兵刃打斗的技巧,得空还使用莫茗使用过的一些咒语和运气之功,得助于莫茗信任和籍由而出的灵魂修为,几百个照面后柒巧已经相当熟练了,或许也是因为血色命运之果的奇效,柒巧整个身体随着战斗每个细胞都疯动了起来,显然这一个蒙面不是他的对手,接着又过来一个,一会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接着又来一个,最后五个蒙面一起围了过来,对付柒巧一个人,可是柒巧还是能轻松的应付,似乎只要一个不高兴就能把他们五个都消停的架势。
  一旁空闲下来的斯巧和凡樱,傻傻地看着这边打架的柒巧,凡樱半天才反应过来,“早知道这个墓族人这么厉害,莫茗那小子也不用害我们吃力到现在了,真是的!”说完,坐在一旁闭目疗伤了。
  “不——不可能!”斯巧一个劲地摇头。
  “什么不可能?你和他一起的啊?可你好像不是墓族人吗?”凡樱一边运气,一边问道。
  “不对!是——我是和他一起,可是——可是他之前什么都不行,那个笨啊,不对,这是柒巧大人吗?”斯巧都看傻了。
  “哦,他叫柒巧啊,没什么好惊讶的,当初墓族有个比他还厉害的人物呢,叫墓光,他曾大闹阎王府,独闯十八层地狱,拯救心爱之人于水生火热之中,曾一度震惊三界众生呢。至今鬼节禁卫军内还流传着他的传说!”凡樱停顿了一下,“对了,柒巧是墓光的什么人?”
  “不知道!我爷爷没和我说起过这些,我想应该关系很近的。”斯巧依旧认真地看着柒巧的一招一式,凡樱停了一下,苦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凡樱问。
  “斯巧,我是墓族人的人界指定代理家族的人——你说,柒巧大人的功夫是怎么学的,怎么我都没看过啊?我废了好大劲也伤不了对手,他那几下就令对手不敢靠近了!好厉害呀,深藏不露呀。”斯巧露出一丝难以压抑的羡慕之笑,柒巧没有看到,这可是这姑娘第一这么对自己笑哦。
  “哦,那是莫茗的招式。”凡樱看了看正在战斗的柒巧,那临危不惧的表情,和强悍的体魄,透着一股卓尔不凡的自信,当再次注意他使用的其他招式时,也不禁一惊,“还有,还有我用的招式,灵燕那丫头的招式,他——他什么时候学到的,虽然火候不到可是仿的还算有模有样呢。”
  柒巧边战斗,边实践着,他不断地变换招式,介于自己特殊的体质,他可以轻易地完成各种动作招式,结合莫茗强大的气场,整体上柒巧已经完全占了上风,只是,他还是没有打算杀掉这些鬼,他心想:无论人或者鬼,都是有灵魂的生命体,而每一个灵魂都是无辜的,有罪的只是他们一时的动机而已。
  他打算就这么耗到天亮,让他们自己退去,按照常识,蒙面一般只适合在黑夜活动!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