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4 章 《侍从墓族人 景阴三时辰》
第 14 章
《侍从墓族人 景阴三时辰》
浏览:603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4490 阅读时长:约8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鬼节禁卫军退去,斯巧对柒巧改观进行了侍从仪式,三人一行三个时辰抵达余仙府邸。
  天渐渐亮了起来,那一行五鬼得不到好处,也如期地捎上恶狗,溜之大吉,消失在朦胧的远方。这时的西岭街又慢慢恢复以前的模样,各家商铺陆续卷起门帘,重新开业,早吹的烟囱如蛟龙一般直升青天,有了嘈杂的人声,清冷的街道瞬间便是热气腾腾,来来往往的有虚幻的魂体,也有实在的鬼民,有些好心的,看到这边狼狈不堪的两女一男,都热心地送上些许吃的东西,为他们解乏。
  聊了些鬼界禁卫军近期的放肆行为,大家都一直愤慨,可也无可奈何!实在想不出他们究竟搞什么鬼!
  鬼界没有太阳,整个鬼界的亮光都是由玉阳峰反射自地狱深处的阴火光,而如此天明如白昼,来自地狱的阴火光极其利于鬼界鬼民的健康,凡是新到鬼界的灵魂,必须每日沐浴此光至少三个时辰,对于安抚灵魂,疗养灵魂都有很好的效果,只有当灵魂适应鬼界后,才能想辄寻尸器转化而为鬼。阴火犹如人界日月轮回,一明一暗划分着鬼界的白天与黑夜。
  “柒巧,之前是我小看你了?怎么突然这么厉害?”斯巧竖起大拇指,接过柒巧递过来的吃的,继续说道:“我爷爷墓路是墓族人总代,我是奉爷爷之命,伴你过成人仪式的——”
  “我真的不是墓族人!我家在琼林山,出生在那里!土生土长的琼林人!”柒巧不想误会加深,极力撇清墓族人的事,这也是实话。
  “墓族人降世,均以魂体驻人类或其他界域人之身,非常难找!爷爷是花了十多年才寻得你!还说你是——”斯巧看了看凡樱,她正认真听着,斯巧赶紧不再说下去,转移话题,“柒巧你愿意让我陪你修行吗?”
  柒巧想了想,内心是拒绝的,可嘴上不好说呀!只得含糊地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斯巧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我这便与你签订契约——”
  说完,斯巧认真地跪下,行了一个见主大礼,街坊看过来还以为是柒巧欺负人家呢。这倒是让柒巧羞涩了起来,赶紧出手扶起了斯巧,一边的凡樱见状赶紧打着圆场,“你们两个别这么行礼拉家常了,现在首要事情是找到莫茗他们的尸器,赶紧搭救他们啊,如果没有他们两个,你们哪能到这里来?又怎会认主成功!?”
  “他们二人未经许可,擅自使用我们身体,还带我们来到了鬼界!把我们害得多苦呀!为什么我们还要救他们!”斯巧坚持自我。
  “但是——”柒巧还没说完,斯巧打断道:“没有但是!别轻信这里鬼民的鬼话!”
  “但是我并不能像你那样,轻松返回人界啊!我必须得找回钟灵草,请空德二老帮忙才能回去!”柒巧继续说完自己的话。
  “这——”斯巧也犯难了,柒巧说的在理,师父给她的蜃玉只能单程单人,自己好走,可柒巧怎么办呢?
  “你们二人随我前往景阴山,找莫家家丁余仙,他——或者有办法,也说不定!”凡樱继续游说着,毕竟自己和莫家还有些渊源。
  “目前,钟灵草下落不明,斯巧!如果你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只好从长计议,先帮助莫茗,借着他们家的势力,也许能尽快找回钟灵草也说不定!”柒巧等着斯巧答应。
  斯巧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听从柒巧大人指示!”斯巧不再像以前那边傲慢,这回是毕恭毕敬地回答,虽然有模仿痕迹,可还算诚恳。
  “斯巧,我怎么觉得你这样咋这么别扭啊?你还是用以前的口吻说话吧。”柒巧实在无法承受这么中规中矩的假里假气的对话方式,当初在琼林山也不曾被大伙如此尊敬说话过,柒巧还是比较喜欢别人当他做朋友,主仆什么的总觉得尴尬,更何况这个斯巧明显的还没有诚心!
  “柒巧大人,我们家族的人只侍候让我们信服的墓族人。从今以后,我斯巧将只听命于您,为您我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受我一拜!”斯巧这是乘热打铁,好不容易有些好感,赶紧着,把和墓族人确认关系的仪式给走了,既然被爷爷指定了侍奉的主子,想这辈子也就只能这么交代了!早一天晚一天区别不大!
  斯巧说完,当着二十多号围观群众人的面,一咬牙双膝跪地,连续十个响头,把地都磕出了个洞,然后起身把红彤彤的额头凑到柒巧面前,“柒巧大人,请您用右手按在我的额头上说:确认斯巧成为我的侍从!”
  “这个——”柒巧被她这一系列吓人的举动折腾够呛,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一旁凡樱倒是见惯不怪一般,“早有耳闻,墓族人的礼仪,没想到今日窥见一斑,果名不虚传——”凡樱边感叹边着急,“柒巧尽快完成仪式吧!此地不宜耽搁,方才退去的鬼,不一定会就此罢休呀,他们应该还会继续找我们麻烦。”
  “什么仪式?这样——”柒巧还没说完,斯巧小脾气又上来了,张了张嘴,强忍没说出话,等了一会冷静下来,再次说道:“柒巧大人!您只要摸着我的额头说:确认斯巧成为我的侍从!”
  “可是——”柒巧还没说呢,又被斯巧打断,“这是爷爷的安排,您快点吧!迟早要走这一步,不如现在走——”
  “呃——”柒巧想了想,照这个局面,肯定得按她说的做呀!这么多人看着呢,于是柒巧照做了,就这样确定了与斯巧的主从关系。
  斯巧其实有自己的小心思,在鬼界做完这个仪式,不但完成爷爷的任务,还不会暴露自己,不会因为柒巧将来无能,而被牵连遭误解。
  “就这样吧,出发前往景阴山,找到余仙,再做下一步打算!”斯巧很快转移话题,督促三人一行,直超西岭街尽头的景阴山奔去,一路上琳琅满目的商品,煞是稀奇,许多奇珍异宝,珍兽精灵,让柒巧都多少心动起来,“没想到,鬼界还有这么多珍奇物种啊?好多都是琼林山不曾有的小动物呢,那些买了能做什么呢?”
  “哦,这些珍兽是具有超高灵气的灵魂者或固定元属的修士才能携带的珍兽,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珍兽食取了自身的灵魂,十分危险呢!”凡樱很耐心地解释着,多看了几眼售卖的珍兽,继续说道,“这些售卖的珍兽大都是饲养的,真正的修士一般都是自己修行至南疆或北山随缘获取,那些有缘的珍兽可比这些珍兽珍奇的多。如果是土元和木元的修士,还可以通过修行通灵术召唤专属自己的灵兽,那就更厉害了——”。
  柒巧突然想到刚才那一行五鬼也都各带了一条恶狗,“对了,刚才一行和我们战斗的鬼,也都有自己的珍兽呢,那些恶狗也相当难缠呢?”
  “那些恶狗,都是训化的野兽,鬼界自有的野兽,对了!前面的景阴山上也有很多野兽,可以捉到训化己用!但——畜生道终归是畜生,难有灵兽或魔兽的灵性,反噬或攻击主人是常有的事。”
  这一路,柒巧通过凡樱了解了很多鬼界的事,并听到了关于那个墓族人墓光的佳话传奇,着实让柒巧有些期待这下来即将在鬼界面对上的事情。
  斯巧也只顾听凡樱说着那些精彩的鬼界事情了,不知不觉已经出了西岭街老远,走在一条林间小路上,路旁摇曳着许多黄色和绿色相间的花花草草,柒巧每每经过,这些小草都微微一怔被风吹着弯下腰肢,似是谦卑问好,柒巧只能一直保持微笑,以作回应,虽然也知道那可能就是自己走路带风,引得花草点头哈腰的,但是,在琼林山,母亲大人经常说,万物皆有灵性,应以礼待之,柒巧很有礼貌——
  只是不知家中父母亲可好,“斯巧,我父母他们可好——你们有消息吗?”。
  “嗯!差点忘了,爷爷早已差人去过琼林山回复了,就说是您资质过人,路遇圣贤,被收纳为徒,这回正秘密受训,出师即可回去,您可以尽管放心,先想着把修为提升吧。”听得这些,柒巧也稍微放了心,不想父母为自己牵挂。可一细想斯巧转告的话,说自己路遇高人,还被收为徒弟,还说什么出师,那不是说,如果我现在回家或学未有所成就回去,岂不无法面对父母亲!
  柒巧放慢脚步,苦笑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话说,经过约两个时辰的赶路,终于走完了景阴山上这段土路,再往前,两边赫然矗立千丈高峰,中间一道狭长的岩石小径弯弯曲曲,遥遥欲坠地蜿蜒上两高峰之后的一座旷世大山,山口高峰两侧,刻着硕大的山名“景阴”,一旁还标注些小字“擅自入山者,魂破休责!”
  “柒巧大人,看来这里更危险的样子呢,您要多加提防了。”斯巧,按照路上柒巧交给她的咒语,唤出灵燕的双刀,拉好架势,三人排作一行,警惕地进入景阴山。
  走出蜿蜒上山的小径,三人缓步步入又一片怪木林立的石林,石柱与苍木交替排列,异常威严,刚行没几步,突然从两边的树林中窜出一队身着黑衣的鬼,他们每人手中牵着一只恶狗,一起大约有二十来个,各个手握银枪,和昨晚所遇乃是同一伙鬼,为何这帮鬼人如此纠缠啊?柒巧煞是费解,按凡樱路上讲的,这鬼节禁卫军相当于人界内陆的警察,可——做的完全不是那回事。
  此刻也是没辙,只能沉着应战了,柒巧一行背靠背,摆好阵势,准备和这伙鬼再战上一番。
  正在这时,突然从森林深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哨音,这群鬼,一听哨音如逃命一般,又重新带上恶狗退回森林,慢慢消失在森林深处。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去的又是那么匆忙,柒巧他们现在是一头雾水,斯巧倒是想得开,“嗨!吓人啊——真是的!”说完就收起了武器,紧接着,凡樱也收起了武器,柒巧不明其故,问:“为何你们都收起武器呢?不担心再次被偷袭吗?”
  “柒巧大人,既然他们都听到哨音退去了,就是说此山对我们来说是安全的,否则,刚才那一瞬我们都已经打起来了。”
  柒巧只是似懂非懂,没辙啊,只得也收起了夜刃,开始继续赶路,经过刚才那么一惊一吓,大家反倒轻松了许多,一边赶路,一边看着两边风景。
  景阴山看上去是个鬼影难寻的地方,两边茂密直插云霄的森林,约一尺深的苔藓,告诉他们这是个人烟罕至的地方,越往里走,林子的路越是湿润,苔藓也长到了路上,可是按照莫茗所说,余仙的住所该在这条石子路的尽头,这路却这样,那是说余仙该有多久没出山了!?
  到此时,他们三人已经步行近三个时辰了,尽管天如白昼,可这越来越茂密的森林遮盖着,下面黑乎乎的,几乎让大家连路都难以分辨了,若是灵燕在蛮可以召唤云,纵云前行的,柒巧看了看斯巧,想到灵燕对莫茗那般呵护,不由地有些心酸。斯巧也看到了柒巧的表情,走了这么久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以为柒巧是累了呢,说道:“柒巧大人,您累了吗?我们休息一下吧!”
  “我——”柒巧赶紧回神,紧张的回答:“我不累,这点路不累!”
  “这点路!?我们连续走了大概有三个时辰了!你们墓族人都是什么做的啊?”凡樱也是累的不行了,加上之前的几场战斗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呵呵,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像是我误吃了空德二老的血色命运果实的缘故,自从吃了那个以后,我整个人都焕然一新,而且一夜间就长大了!清醒了之后,就很少感觉到精疲力竭了,我也不知道什么缘故。”说着话还一个纵行跳出五六丈元!
  “哦,是那空德二老两位前辈啊,听说他们在一个异次元秘境避难呢,他们在鬼界是一对天才的研究员,专门制作奇门怪药,你们刚才中的那个毒,就是莫茗他们中的毒,也是那两位研究出来的,原本用来对付十八层地狱的死囚犯的,可如今不知为何鬼界禁卫军竟然也能用。”凡樱边说边走着,柒巧为了等她们两个,也放慢了脚步。
  正说着,斯巧大叫一声,“啊!终于到了,柒巧大人,您看,应该是那里了吧。”
  山路的尽头是一片开阔的由石头铺成的圆形空地,空地中央是一座高耸的宫殿般建筑,宫殿的门口站着两排黑色蒙面的鬼,正是围堵他们的那群!一个个面无表情地正盯着走过来的柒巧他们,还在纳闷时刻,宫殿的正门悄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老者,白须飘洒胸前,雪亮的脑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黄色的道袍,腰系金色蛇形腰带,手持孔雀羽毛扇,满脸笑意地走了过来,“欢迎三位光临我家主人之寒舍,请随我来,我家主人已等候多时——”
  “呵呵,请,大师请——”柒巧不知说甚为妙,他万万没想到,到来的这个如此气派的老者还不是主人!怎敢猜想,那真正的主人该是何等模样了……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