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5 章 《误入旗木阵 激战化侍魂》
第 15 章
《误入旗木阵 激战化侍魂》
浏览:581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060 阅读时长:约6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余仙家丁开旗木阵,柒巧出窍,莫茗苏醒,大怒开侍魂与银枪家丁战在一处。
  进了正门,里面又是另一番天地,蓝色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几只七彩的鸟儿正在追逐打闹着,四周是绿油油的草坪,一块硕大的石头长长地铺在地上,通向远处的人界别墅一般建筑物,石头长约数十丈完整无缝,表面雕刻着无数可爱的鸟兽花木图案,其上隐约闪着些怪异的符文,显得整个空间无比空旷,从外围高耸苍天的大树到中心这条石路,树木花草整齐划一,除了一些珍奇的鸟兽类,来回走动觅食草种外,没有一个鬼影,柒巧和斯巧没来过这儿,思空凡樱也是百年前来过,哪里记得那么多,但大家都感到一股不详气息,表面轻松,实则提着一丝提防。
  柒巧他们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前进,远处的别墅渐渐看的清楚了,那是一座别致的建筑,虽然比外面看上去的小了点,可是无论是屋檐,房梁,还是砖坯、瓦片都雕着与众不同的鸾凤图案,凸显别墅主人身份,看出来花费更多的时间在这座别墅上面,正当大家惊叹着风景怡人时,带路的老者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三位入我关来:旗木阵,破阵方可前行,败阵就此停住,老朽将不再为诸位带路——”话音刚落,原本美丽醉人的世界瞬间改变,一片枯枝老树平地而起,把三人团团围住,正北方的大树上插着一面显眼的红色旗子,正骄傲地随风摆动着,时左时右,四周的树木也随之不断移动,慢慢变得错综复杂,渐渐交织成网,围了过来——
  “又来?”柒巧唤出夜刃一道寒光直射红旗,可丝毫没有一点效应,似乎在切割空气一般,旗子依旧迎风摆动着,“凡樱姐,你可知其中缘故?”
  “这是鬼界自居地位颇高的人,常耍的一种考验副本,虽不会死人,但也极耗费体力,只有通过副本才能有资格和想见的人见面,没想到这个余仙老头子也搞这个,真是无聊!依这阵势,想是这看门人还有余仙都已达修士三层流容阶层了吧,可以自设副本了!”凡樱因自身疲劳,无法施展全力回击,只是一味地对付靠过来的鬼畜一般树枝,慢慢地,三人的空间被逐渐缩小着,直到三人几乎被困的无法移动,还是没有想出什么破解的法子。
  “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的,柒巧大人想想办法啊!”斯巧这边的树木已经缠在身上了,柒巧不由的汗颜,心说,这个时候我需要保护呀,侍从还让我去救!墓族人也真会选代理啊,选了这么个让人汗颜的家族做代理,又羡慕起灵燕对莫茗,那真叫幸福呀。
  “我在想!你等一下!旗木阵——凡是阵势都有一个中心,就是发号令的点,我父亲经常说‘擒贼先擒王’,旗木阵,旗子开头,阵门应该在旗子上面,可是我刚才第一招夜刃之气,是针对旗子的,并无效果——”说到这里,柒巧嘀咕了一声,“难道需要用手去摘——”,刚这么想着呢,那个旗子竟然慢慢靠近了柒巧,到了伸手可摘的位置,你一定会催了,摘啊!君不见,从插旗子的树木上面不断地闪烁着火花,倘若是几万伏电,从下面直传上旗杆和旗面,别说摘,看着都让人颤抖不已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当柒巧刚伸出手,整个电流都像疯了一样的四处蔓延而至,聚焦地顺着柒巧手的方向一涌而来。
  “旗子上面带电!”斯巧还一边提醒着,柒巧嘟囔着,“我又不是瞎子,早看到了。”
  “柒巧大人说什么呢?”斯巧歪着头问道,“快快想办法啊,我可不想死在鬼界啊!”
  “电,需要绝缘的东西才能去触碰啊,绝缘的东西,绝缘的东西哪里有啊?”柒巧也有点急躁了,“凡樱,你有什么办法?”凡樱没有任何反应,柒巧回头一看,凡樱已经不知为何昏厥了过去,这下可害苦了柒巧,“拼了——”只见柒巧不顾一切地拉了拉衣袖遮住双手,伸出抓了过去,毅然抓住红旗,一股强劲的电流从五指穿越全身每个细胞,趁着还有意识,柒巧用尽全力,势要把旗子拔出来,拔出来了吗?
  柒巧那么不顾一切,其实有自己的打算,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死掉,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峰回路转呀,大难不死的,见惯了奇迹和不可思议,对这种几万伏的电,他也不是怎么大看,可是这次,他算计错了,以为自己这么做不会有事,偏偏这次出事,眼见着副本慢慢消失,慢慢恢复以前的模样,还未来得及高兴呢!看着,一旁倒下了凡樱,剩下的斯巧在一旁大声喊着他再也听不见的话,迷糊中发现自己悄悄地离开了身体,强烈的活着的愿望,暂时战胜了死亡后的魂飞烟灭,柒巧心里一阵阵的伤感,这就是死亡吗?看不见摸不着,感觉不到,轻飘飘的,像是一种解脱,又像是一种未完的遗憾,正在柒巧遐想这些的时候,地上的柒巧醒了过来,不是——醒来的应该是莫茗吧!
  “我,这是——”莫茗四周打量着,“灵燕,你哭什么?怎么了?”
  “你,你是那个鬼,占用柒巧大人的身体,我杀了你——”说完,斯巧亮出双刀就要莫茗的命,突然一道光线从天而降,把斯巧捆了起来,一时间,斯巧无法做任何动作,被光线紧紧地捆着,一下子陷入了昏迷,一旁的柒巧赶紧靠了过去,可是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也没有鬼在乎他,这时那个带路的老者,出现在莫茗的面前,拱手作揖,“欢迎莫家小少爷,请随我里面走。”说完搀扶起莫茗,便欲向别墅里面去。
  “你住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对他们下如此毒手啊?快去给我叫余仙家丁出来,问他到底想干什么?是反了吗!把我朋友速速松绑、安排疗伤!”莫茗挣开老者的手,跑到灵燕的旁边,便欲解线,刚一触碰线就被电了出去两丈之远,“妖道,快点给灵燕——给她松绑!快——”
  “恕在下无能为力,我只听命于我家主人,其他命令一概不接受。”老者笑呵呵地过来,准备扶起莫茗,莫茗也是急不可耐啊,唤出夜刃,架在老者脖子上,“听我的!把绳子解开,救活凡樱!快——不然我杀了你,你可知夜刃是净化灵魂的兵器。让你魂飞烟灭,快——”
  “莫茗大人,休怪老朽我无理了,虽然听命于我家主人,把你带回主人那里,可主人并未吩咐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哼哼——”说时迟那时快啊,只见老者一个瞬闪,逃出莫茗的夜刃,口念禅语,只见一把三米长的银枪,从天而降,老者一把接住,不分黑白,上前就刺,一时间,枪如银蛇,围的莫茗透不过气,而莫茗,自身本已受伤在身,加上没有好好休息,无论体力和气息,依旧处在精疲力竭状态,不到十个回合,便被老者以一击蛇形八卦枪击倒在地,老者跟前一步,一枪锁喉,笑呵呵地说道,“不过如此!这样可以走了吗?莫茗大人——”说完收起枪,硬拉起莫茗,朝别墅走去,莫茗,一手提着夜刃,一手被使劲地拉着,刚走几步,莫茗望见不省人事的凡樱和痛苦挣扎的斯巧和灵燕,她们两个在一具身体上不停地变幻着,分担承受这熬人的痛苦。莫茗咬咬牙,心说对不住墓族这个兄弟啦,随即打开魂体气门进入全盛修士之状,手晃夜刃直奔老者喉咙,想一招致其于死地。
  但见老者慌忙躲过,松开手,再次唤出银枪,面目可憎,大声嚷道,“莫茗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依仗你乃我主人之客人,才对你如此客气,并且饶了那个对你很重要的女人,我本可不闻不问亲手结果她们,可你反倒恩将仇报,如此三番和我打斗,甚至致我于死地,那就休怪老朽真不识情面了。”说完只见老者,单手晃动银枪,口念禅语,一瞬间风起云涌,再看老者,身高三丈,头顶银灰帝皇帽,身披黑色死霸战神装,一手握长约八丈的银枪,一手握一丈有余的九环大钢刀!冷不防一个银蛇锁喉,水桶一般粗细的霸王银枪就直奔莫茗咽喉,莫茗赶紧就地一滚,闪躲开来,手舞夜刃,口念咒语,一时间天昏地暗,电闪雷鸣,黑色和红色相交的闪电,震天憾地,再看莫茗身着暗红战甲,肩披红色披风,头戴黑色斗笠,斗笠四周镶着数十条红色血龙,手持黑红交替明晃晃的巨型血色夜刃,仔细看时,那夜刃尖部还不住地滴着红色鲜血,每一滴鲜血滴落大地都是一个硕大的坑。对于鬼来说,血可是他们最害怕的东西之一。
  “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匹夫,也敢在此挑衅小爷我,此回邀你纳命来吧——”莫茗晃动夜刃以排山倒海之势和这不知好歹的老者战在一处!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