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7 章 《拜把做兄弟 羊入虎口计》
第 17 章
《拜把做兄弟 羊入虎口计》
浏览:573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943 阅读时长:约5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柒巧与幽冥结为兄弟,莫茗三人察觉出余仙有异样,将计就计补充体能准备应对。
  柒巧那是思量过,这回闲着也是慌,加上难得见到个可以看见自己,还能说话的,虽说是怪物,那可也是仙人哦,于是把这遭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和幽冥说了起来,这个幽冥也真是个够古怪的听众,古怪地认真听着,当着完美的捧哏,从琼林山说到秘境,从秘境说到尸魂界,说到崇阳岗,又说到鬼界,走黄泉路、西岭街、景阴山,最后说到自己怎么出窍了,然后怎么迷路了,如何误入了这里,听得幽冥一惊一乍深感津津有味啊,柒巧说完转而问幽冥,“你说你是神仙,怎么到鬼界这边来了?”
  “啊——这个问题嘛,我也一直问自己来着,我到这座大山,已经有千把年了,一直都是狩猎,进食,睡觉,啥事没有!就是出不了这地儿!也见不着个能说话的!现在只记得我是神仙,犯事了,被贬的!至于怎么到这里的,因为时间太久,我又走不出这座山,到如今,连我自个儿都忘记了我是怎么到这边的了。”幽冥也算是认识知音,仔细看了看柒巧,“以后终于有你作伴了,我就不吃你了,但是你要答应俺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和俺拜把子做兄弟,陪俺在此生活!如何?”幽冥龇牙咧嘴,一副你不同意,我就吃了你的凶悍样,柒巧不怕这个,知道他动不了自己,坐起身来,放肆地用手拍了拍幽冥的胳膊,“幽冥大哥,我们拜把子做兄弟,我十万个愿意,可是要我在这里陪你,这我可办不到啊,我不像你,可我还记得我的家在琼林山,山上有我的父母和朋友等我回去呢。”
  “那你是不答应了——”
  “绝非不答应啊,我刚才说了,我是人啊,只不过此时出窍而已,我身体还在别人之手,我还有家人在人界等我呢,留在此处,我这副模样,生不如死啊!请幽冥大哥能体谅小弟一下啊!”说着,柒巧假意很伤感的模样,希望得到幽冥的同情,这招还真奏效了。
  “好啦,男子汉如此伤感作甚?就依你,和你拜个把子,我料你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出这个偌大景阴山,哈哈——”这话让柒巧听的实在不爽,可是事实也正是如此啊,忍着吧,“好吧,那结拜之事听从幽冥大哥安排就是。”
  “好兄弟!”幽冥用大爪也拍了拍柒巧,拍了个空,该说幸好没拍上,不然不把柒巧拍死才怪,“兄弟在此等侯,我去抓些祭品来,乘天色还早,咱们这就结拜,称兄道弟啊!哈哈——”说完,只见幽冥一个哈腰,纵身飞了出去,接着就听得树断兽嚎的声音,一会儿工夫就见幽冥一手一只大头猛兽,满载而归,“兄弟,稍等——我微做处理。”听到微做处理,让柒巧看到的却是:幽冥,厉爪一亮,寒光闪烁,“唰——唰——”两个大头从怪兽身上分离开来,紧接着,单手一挥,一棵大树冒着绿汁就被折为两节,再看,幽冥,亮出头上的雪亮银角,这么一摇,粗糙的大树一瞬变作了一个方方正正的木头桌子,两个大头向上一摆,从旁边顺手捞起两根枯树枝条,口念咒语,这么张口一喷,吐出的火苗点燃了枝条,幽冥二指轻点方桌,两个洞呈现出来,刚好放上点燃的枝条,“好了,这样还算体面吧,隐约记得以前拜把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幽冥,转过身对柒巧说,“兄弟,请上前来——”柒巧恭谨地上前,双膝跪地,双掌合十。
  “今,我——幽冥!”“今,我——柒巧!”
  “在景阴山——”“在景阴山——”
  “上对苍天,下对土地,起誓——”“上对苍天,下对土地,起誓——”
  “与柒巧结为兄弟——”“与幽冥结为兄弟——”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如有违背,定遭天诛地灭,誓此毕!”“如有违背,定遭天诛地灭,誓此毕!”
  “好兄弟!”“大哥好!”两人四目火热对望,自此,柒巧又多了一位大哥。
  话锋急转——莫茗一行人跟随家丁进了宫殿,那富丽堂皇的装饰,绝对让人觉得不负众望,因其外表实在是已美得飘飘然了,柒巧心里想那是鬼屋,是柒巧吃不到葡萄骂葡萄酸的内心话。内部自然一定不亚于外部了,一条黑色的绒毛地毯,从进口一直延伸到远处的金边八仙桌旁,正座端居一年轻人,皮肤白皙,红发披肩,头顶金色皇冠,身着龙纹皮质紧身战甲,腰系三根龙筋素腰带,两眼是直冒白光,怎么看都寒碜的像白眼狼一般,莫茗一眼认出,此人正是百年前掌管莫家牲畜的家丁余仙,虽然气息有所不同,可样貌却是无误:“余仙!你这是何故,为何再三为难于我和我的朋友——”余仙闻声从椅子上下来,绕过八仙桌,双手抱拳,“莫少爷,么不是我出此待客方式,怎能让你从其体内苏醒啊,我奉莫二爷的吩咐在此等侯您多时了,诸位一定疲劳了吧,不妨随我上桌吃好喝足,暂时休息一晚,明日我们详细讨论如何还魂尸器之问题。”
  莫茗一听,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慢着,余仙我问你,这家丁三番四次欲害我于死地,这是何故?”
  “对啊!还有,你门口的那些守卫,为何还组队偷袭我们,在西岭街就是你派的人吧?”斯巧也嚷了上来。
  “诸位,这些问题我明天会告诉你们,请先吃饭吧,诸位也累了,是不是啊?”余仙依旧很耐心地规劝着,说累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怪异的威胁味道。
  “余仙——”莫茗看他总是拿吃饭做幌子,便不由怀疑此人是不是昔日的余仙了,“你是不是——”莫茗还没有说完,一旁的凡樱,插上话来,“好吧,你们快去把吃的给我们上来,我们饿得不行了。”莫茗回头,刚想训责凡樱,见她使了一个眼色,很明显,她也怀疑起来了,毕竟凡樱在百年前也曾和余仙接触过,而面前的这个绝非其本人啊,就算人心会变,也不至于变得如此糟蹋啊,尽然对主人如此大不道,真是忤逆的很,莫茗也明白了这一意思,现在三人都已经是筋疲力尽,需要进食了,恢复体能,也好和他们再行周旋。
  “你——”斯巧不知这些呀,她腾地站起身又要闹开,莫茗迅速从其后背,轻敲了一下,斯巧刚说完一个字就倒地昏厥了,“哎呀,灵燕都饿昏倒了,好吧,听你的安排,我们先吃饭休息一下,希望明天能够听到你的满意回答——”这时倒地的斯巧变作了灵燕,“莫茗大人,我这是怎么了,这是——”莫茗赶紧结过话茬,“灵燕,你因为饿和累,刚才不小心晕倒了,不过,余仙一会儿会安排给我们送吃的来。”莫茗扶起灵燕上了桌子。
  不一会,食物端了上来,为了证实食物没有毒,余仙自己也上了桌子,并且把每样菜都吃了一遍,接着示意有点事情,离开了,莫茗对他这一多余举动更加的怀疑了。不过也没说什么!
  莫茗一行饱餐了一顿以后,一旁童子笑呵呵地走了过来,“三位请随我来,带您三位去休息的地方。”说完领着莫茗他们从楼梯侧边的小门进入了地下的休息室,整个地下休息室共有八间房门,上面依次标注着门牌号,莫茗三人被安排在仅靠的三间房子内,凡樱立即要求到,“这样吧!我可以和灵燕一起住吗?两个女孩子一起可以聊聊天,打发一点时间。”
  “呃——”童子面露难色,“我请示一下我家主人。”说完自顾上了楼梯,去找余仙去了,凡樱趁机,以手势比划,示意大家小心,三人轮流休息,并做了一些简要的安排,那童子方才下来,“我家主人同意,两位住在一起,只不过,有两张床位的房间在靠边上的那间,不知——”
  “好的,就这样吧。”凡樱拉着灵燕的手就进了那间房子,进屋后,凡樱,从头上取下银质发夹,测验室内,没有毒气,洗手间的水也很安全,屋内没有什么可疑物品,这才转过身,和灵燕靠近用手势交流,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原本地和灵燕比划了一遍,“难怪,我也觉得余仙不像是之前的那个余仙叔呢,原来——”
  “嘘——”凡樱示意,尽量少说话。两人静静地洗漱完毕,上床休息去了。
  莫茗进房间后,也仔细地观察了一遍,没有什么可疑东西,第一班是他,洗漱完之后,莫茗上床假寐,竖起耳朵监视外面的动静。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