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8 章 《假面道上人 三行禁卫军》
第 18 章
《假面道上人 三行禁卫军》
浏览:509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229 阅读时长:约6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莫茗与思空凡樱谨慎过夜,夜半群人露出真面目,刀霸捉思空凡樱,假面僧人吕道和祖地抓莫茗。
  约麽一个时辰过去,没有一点动静,莫茗也便放松了一点,起身倒了一点茶水,从桌子上取一只墨水笔,吸了点茶水再把水挤了出来放回杯子中,水被染成了黑色,莫茗端起这杯水来到大门近前,轻轻一松手,杯子落在地上,黑色水洒了一地,莫茗竖起耳朵听外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么折腾半天都干嘛呢?原来莫茗参考书上所学,试探环境,溅洒在地上的墨水,一来可以检测外面是否有人监测他,二来勘察休息期间是否有人抵达这房间,夜不识人,通过庭进来的人,沾上的墨水可以轻易地留下来访者的足迹,翌日也好盘查,并揪出来访人。
  然而这出并未有人接茬,莫茗想着实在不放心余仙叔,纠结良久还是决定不顾思空凡樱指示,独自出去看看,出门进入昏暗走道,刚走几步,一股恶臭气刺鼻而入,莫茗一个酿跄栽倒在走廊上,几个下人过来,轻手轻脚抬着莫茗回房间,放在床上,便离开了。
  凡樱是前禁卫军成员,做事非常谨慎,监视监听是思空家族的招牌,提前醒来的她,盘坐在地双掌合十,闭眼运气亮耳,一番掌印打出,一股股微弱气压犹如水波纹荡着空气四散开来,通过房屋空隙传了出去,这是思空家族独有的以气探测法——无影显象,思空一族嫡系女子都能释放出一种甜味的透明雾气,配合掌印打出,裹着气息威压如水波散开,闻着带一定麻醉效果,触碰到的任何物体均可以影像模式传输至施法者眼帘,由此可以在某处监测附近的任何位置的任何异动,但施此法往往耗费大量体能和气息,且思空一族有条无缘由的规定,此法施后七天内切不可再用!
  很快,思空凡樱监视到两处异常,几个黑影轻手轻脚进入地下室通道,缓慢地沿着走道边,向里移动,同时有两个人影正从客堂大门进来,一人手持大刀,一人手持银枪,晃晃悠悠,大摇大摆地走的很有风度却又毫无声响,还时不时对上面招手,从楼上又下来了一个人,从那体型判定是余仙,三人见面低语了些什么,顺着地下室通道走了进来,这时先进来的一群人已经接近凡樱的房间,门左右各站定了四个人,并没有进来。
  余仙一行三人径直走向莫茗的房间,到门口,余仙将房门推开,声音故意提高了一点,说道:“放心,迷魂散可不是普通迷药。”示意其他两位进入放心进入。
  鬼界禁药——迷魂散,无色无味,通过特殊材料即时反应产生刺激魂体进入沉睡状态的药物,原本是用来禁罚鬼界死刑犯的药物,如果没有解药,被施法者将在三个时辰内魂飞湮灭,从此消亡。
  迷魂散三百年前,因其解术者被刺杀、秘方绝迹的缘故,已被禁用好久,误食该药物因再无法解救,故此慢慢已被遗忘,不想今日却重现,凡樱不知道这些,但她知晓这里一定另有蹊跷,不然凭借莫茗的本事不会无法探知这点,就算中招有人进入房间且在一旁说话肯定有反应的,而现在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出手的,她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而且外面还有个实力非凡的老者,更是难缠,只有静观其变。
  由余仙领进了的两个人把武器靠在墙上,缓步上前,掀开被褥,仔细打量了一下莫茗,点点头,拿起兵器对余仙说了些什么,似乎很满意的样子。余仙又指了指凡樱房间的方向,另外两人摇了摇头,指着莫茗说了些什么,三人轻轻地向凡樱房间走了过来,余仙打开房间门,两大汉走了进来,这时凡樱已经假装无事一般,躺上了床上,并喊醒了灵燕,捂住她的嘴示意不要出声。
  “喂!两位美女该起床了。”其中一个人阴阳怪气地喊着,“是时候送你们一程了,呀哈哈——”一阵阵刺耳的奸笑声,凡樱假意刚睡醒的样子,转过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睁开眼,着实吓了一跳,心说:此劫难逃!余仙带来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是鬼界禁卫军副队长的头衔,也是自己入禁卫军后的第一个搭档,此人心狠手辣,是那种严格依鬼界禁条行事的卫军,执行任务中常常与凡樱发生争执,刚合作十多天,凡樱就依靠自己家族势力上奏与其断了关系重新选了莫耀做搭档,后来听说他已经因为表现出众被提拔,但此后凡樱就再没和他联系过,也没有听过他的任何消息。
  “这下醒了吧?”另外一个人看看她又看看副队长,看的出来这些他都知道,“小刀,这凡樱丫头交给你了,旁边的小姑娘是我的。”
  凡樱怔了好一会,灵燕推了推她,这才缓过神来,“凡樱,你因触犯禁条第六十四条叛军罪得准入监!第七十三条怂恿他人反抗卫军得准入监!第——”
  “你闭嘴,刀霸,你们这次来是想抓我回去吗?我跟你回去,任由处置就是,但是她,和另一间屋里的人是我的朋友,放了他们,他们于此事无关!”
  “我仅负责捉拿你归案,确认他人不构成对我们卫军的威胁即可,其他事与我无关,请跟我回去!”刀霸反向刀刃,准备随时动武。
  “既然这样,就没得说了!”凡樱也是没法了,现在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她们都处于下风,唯一能行的方法就是瞬影,凡樱捡起被单,包住灵燕,夹起,运足气,一气呵成运行瞬影七段,在众目睽睽一群人傻眼之下,穿过地下室走道,到了门口,单掌打开地下室的门,又是瞬影移动到客堂门口,单掌劈烂大门,却发现余仙他们三人已经在门口等候她们多时了。
  刀霸一个箭步上前,大刀已经架在凡樱的脖子上,“禁条第三条违抗卫官者得准立即处死!”
  凡樱笑了笑,“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真让人耻笑!”说着又瞅了瞅旁边的那个人,“你!不是鬼界禁卫军吗?为何要帮助他迫害我,还有余仙你,我们明明是认识的,而且莫茗还是你的少爷呢?为何这般逼害我们?”
  “小姑娘,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过时的禁卫军,也不是我的菜,我要的是屋里那小子的尸器,还有你手里的这个小姑娘,你要是识趣的话,还是快点按我们说的,跟小刀回去,把小姑娘留下来。”这人挤了挤左眼,调戏地说道,“不然我也可以考虑把你也一起带走,美女,呀哈哈——”
  “祖地——闭嘴!不准玷污卫军!”刀霸厉声喝道。
  “祖——地,祖地!”凡樱大笑着,“怎么有这么土的名字,哈哈——”
  祖地瞬间变了脸色,“不许笑,再笑我杀了你!”
  “你无权杀任何卫军,离职的也不行!”刀霸一旁厉声纠正。
  “小刀,你是不是活腻了,别把老子惹毛了——”
  “两位!省省吧,别斗嘴了,正事要紧。”余仙做了和事老,“凡樱,这样吧,我们来做个交易,你要的是莫茗和灵燕活着,我们要的是灵燕和莫茗体内那两个人和尸器,我们各取所需吧。”
  “我怎么相信你?”凡樱望了望手上的灵燕。
  “好吧!就是说你答应了。”余仙拍了两下手。
  从客堂里抬出了三个麻袋,放下后,余仙命令他们打开,凡樱仔细一看其中,内装三人莫茗、灵燕的尸器,还有——被五花大绑目光呆滞的余仙,显然是被施了什么术,假余仙走到真余仙身后,解开他的穴道,余仙这才醒了过来,“你们是什么人?”余仙大声喊道,假余仙撕掉脸色的假面,原来是个和尚,而且凡樱在百年前也见过,他当时也是鬼界禁卫军成员,因为做事狡猾自私,被卫军除名,人送外号“假面僧人”吕道,擅长易容术,且精通巫术、毒药,是个极其阴险的家伙,为了修行不择手段,誓要仙进,退却凡人皮囊。
  “这样你该懂了吧?”吕道看了看他们,“凡樱,放下那人吧!这已经是最公平的交易了。”
  “凡樱,不要放,把那女的杀了,她是——”余仙还没说完,祖地用银枪敲了他一下,就晕了过去,“我累了,不想玩了,把那丫头放下,否则,你们都得死——”祖地眼冒杀气,真的生气了,用银枪指着凡樱的脑袋,说道。
  凡樱笑了笑,放下臂弯夹住的灵燕,“噗通——”摔在地上,几个人上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棵盆景,所有人都傻眼了,其实在凡樱用瞬影通过客堂的时候,故意绕了一下,把凡樱放在一棵盆景后面,并取下另一个盆景,抱在被单中,这才移动出来,耽搁了一点时间,而吕道一伙是通过密道直接出现在门口根本没有看到这一招。大伙看到这种情况,都是一惊,吕道以瞬影进入屋内,左右寻觅了一会,气哄哄地出来了。
  “凡樱!”吕道看了看刀霸,“刀霸,把她带走,别让我看到,否则我会毫不留情地杀了她,管她是不是禁卫军!就算卖你个面子,快走!”
  刀霸拱了拱手,“后会有期!”
  “我说,秃驴!你干吗就这么放走他们啊,我们的任务呢?怎么办?”祖地不爽地问道。
  “留着也没用,我自有方法!”吕道对身边人说,“把他们全扔进冰窖去——其他人全部下山,方圆十里火速搜寻,量她们跑不出这个景阴山!”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