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19 章 《计逃入密林 雨深幻世界》
第 19 章
《计逃入密林 雨深幻世界》
浏览:501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361 阅读时长:约6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柒巧和背着柒巧尸器的灵燕同时来到仙女姐姐依瑶的地盘。
  灵燕趁着思空凡樱大堂内耽搁下的时间,回到地下室,背起莫茗从思空凡樱告诉她用探知法得知的地下室后门走出了这片庄园,顺着庄园外的浓密的森林直直奔进山去,速度越来越快,因为林内树木棵棵渗入苍天,在加上自身还略显虚弱,无法施展祥云之术,只能靠着双脚在林中穿梭,灵燕自知体力不支,可也知道不能停下,否则被再次捉到,是绝对逃不掉的,所以,硬撑着,飞速前行,忽然从远处传来悦耳的歌声,一种悦心的感觉,让她轻松的几乎忘记了累,不由的更加加快步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跑过去,慢慢地,声音越来越清晰,人也越来越舒服,速度愈是越来越快。
  这时柒巧正和幽冥正在品味美食,他们窜在老高的树头上,赏着别样的夜色,俯视森林里星光闪闪的虫子,和一堆堆一眨一眨的猛兽眼睛,幽冥说,“小弟可看见这甚美的景色,你看,那边一对对忽闪的亮点是我们正在吃的东西,那些一闪一闪的,舞动的是闪闪星星,不动的是露珠,有吃有喝,有的看,小弟我说你还不如就这样陪我在这里修行呢,我们三个一起以景阴山为家,修个几万年的清闲怎么不好?”
  “大哥,不说好了吗?而且——就我们两个人,你就不觉无聊吗?外面该多好。”柒巧嘟囔着,“大哥连一加一等于二都不知道,我怎么讲,你也不懂啊?”
  “你说俺不识数,那可不是,我说的是真的,确实有三个人在这里的,在那边还有——”正说着,从幽冥手指的方向传来悦耳的女人歌声,“听,还有个人吧?”
  “大哥你认识她吗?怎么不和她住一起。”柒巧这一说,心中一想,“听歌声,知道她一定是个很美丽的人儿,而大哥是如此的——哎。”不由的叹了口气,不在吱声伤害大哥。
  “我去过那边,可是每次一靠近都觉得浑身无力,越是靠近就越觉得自己似乎连一只闪闪星星都打不过。”幽冥回过头,“小弟,你过去帮我看看吧,那人到底是谁,怎觉得那个歌声好生熟悉,似乎是我认识的人。”说着,幽冥不由的有点羞涩。
  柒巧见大哥这样,也觉得大哥其实人也挺好的,只不过就是粗鲁了点,而且,虽说是仅仅相聚几个时辰,但大哥处处为自己考虑,完全已经当自己是亲弟弟一般,这份情谊,怎么说也得感谢一下。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给你好好看看。”柒巧说完便欲翩翩过去,幽冥又说,“等等,小弟,给你个信物。”说着从身上兽皮兜里取下一个包裹,上面似乎是被女人绣着一串字符,柒巧接过来一看,上面是“冥冥,见面用此信物。”署名“依瑶”,“这是我百多年前身上唯一一个携带的物品,不知为何,就这么带着,每次听到这歌声,我就拿出来看看,我想应该是唱歌的人的物品吧。”
  幽冥害羞地笑了笑,一旁柒巧自然知道其中的猫腻,大哥是喜欢人家了,“小弟快去吧,一个时辰左右要下雨了,对了,对你好像没什么影响呢,小弟,真是我的万能好小弟啊。”
  被幽冥这么一夸,柒巧也有点着实挂不住了,笑了笑问道“大哥怎么知道要下雨?”
  “这歌声就是告诉我要下雨了,因为我比较害怕打雷。”幽冥忽然有点羞涩的不正常,这让柒巧真是无语,楞是被雷的半死。同时也知道,大哥和唱歌的女子一定有千丝万缕的牵绊,而且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女子应该是署名上面的“依瑶”,只是让柒巧不明白的是他们怎么会认识,大哥这个模样莫说是一般的丑女子,就算是怪兽看了都退避三舍,算了,还是先去看看再说。
  “好的,大哥你在此等候,我一会回来。”
  “嗯,俺升烟等你。小弟要快去快回啊。”幽冥说完顺着树头枝条蹦了下去,柒巧轻飘飘地飘向歌声传来的方向。
  灵燕背着莫茗靠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深入到森林深处,一路上时不时从四面八方飞扑过来一些野兽,张着血盆大口,一不小心,他们两个都会成为这些野兽的美味,都被灵燕一一躲闪掉了,同时也发现越是靠近声音偷袭的野兽越少,渐渐地声音已经就在不远处了,四周也没有野兽攻击了,灵燕也不在思考什么,加快步伐直奔声音的方向,慢慢看清前面似乎是一片空地,方圆越过两公里,空地中心长着一棵直插云端,看不到顶的大树,直径有十丈左右,树干上长满了各色发着夜光的花草,粗犷的枝条肆意舒展开来,簸箕般大小的树叶轻轻随风摇曳,反射着发光的寄生其上的花草,把整个空地照的通亮如白昼一般。大树旁边是一个偌大的池塘,里面游着各种漂亮的鱼儿,一个个活蹦乱跳,听着歌声时不时窜出水面着实让人喜欢,池塘中心有个木质小亭,没有桥面连接,小亭内端坐着一位身着淡蓝色水漾纱裙的女子,腰间系着一条天蓝色丝带,犹如深海水龙。紧紧缠住其娇嫩的蛮腰,任由微风拂过,波澜不惊,一头白色秀发好似白云朵朵,缠绕盘起,两缕银丝垂下衬着白皙精秀的脸庞,黝黑发亮的眼眸擒着一丝恍若隔世的念想,让人不禁怜悯,洁白如玉的臂腕正时高时低,随着纤纤玉指起伏有序演奏着青石上的古木老琴,红唇忽开忽合间轻声吟唱,虽然声音很低却让听的人觉的传了好远好远,如一剂良药,充斥心神,刷洗去全身的困乏与烦闷。
  灵燕轻轻落在池塘边上,慢慢放下莫茗,转身对着池塘亭内的女子,躬身行礼,那女子只是一怔没有搭理,继续缓缓波动琴弦,愈是要结束这首曲子。随着琴音的落下,柒巧此时也赶到了这儿,轻飘飘的停在灵燕旁边,看了看斯巧的神态,便知道这是灵燕就没有和她多说什么,而且她也看不到、听不见自己,偏过头仔细地看了看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知道现在莫茗似乎是中了什么毒,亭内女子此时已休了琴音,起身,飞出亭外,从水上轻飘飘地走了过来,平静的湖面没有一丝涟漪。
  “你们是何方人,怎能进得此阵?又为何打扰我方雅兴?”
  “仙女姐姐,请救救我家公子,他中了鬼界的禁毒——迷魂散,如不得治,三个时辰内将魂飞破散,很久以前就听说景阴山有一妙手神医,拥有起死回生之术,但实难相见,我想仙女姐姐定是此人,请您一定要救救我家公子。”说着,灵燕跪倒在地,磕头祈求,煞是诚心,让那女子自识无法拒绝,只得转过头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柒巧,眉心微动,却又装作无任何异样,上前挽起灵燕,“既然已得相见,那也必是一场缘分,你们二位抬起受伤的公子,随我来。”
  “二位?”灵燕诧异地看了看四周,女子也是一惊,“仙女姐姐,还有另外的人吗?”
  女子又仔细看了看漂浮在灵燕身旁的柒巧,柒巧看了看灵燕,看了看仙女姐姐,好像明白了一些,对那女子轻声说道,“仙女姐姐,我现在可能是死了,然后灵魂出窍,她可能看不见我,我——”
  “是这样啊,没什么,先救人吧。”还没等柒巧说玩,那女子转身接着对灵燕说,“我说错了,赶紧背他随我进来。”柒巧比较讨厌那些还没让人说完话就打断的人,漂亮的女人也不行,但也只好忍了,既然能够看到自己,说明这个仙女姐姐定不是凡人,正铮铮气愤地看着女子,却见她忽而回头正对自己微笑一下,这一笑可谓百媚众生呀,柒巧所有不安和不爽瞬间消失殆尽,乖乖地跟在后面。
  随仙女姐姐来到了大树近旁,那仙女姐姐轻轻挥了挥手,从大树两米的位置,开启了一扇门,或者叫窗户,一行人飞了进去,到了里面,着实让柒巧大开了眼界,外面看似荒凉、寂静,里面却像一个小小的国家一般,来来往往的人群在有序地忙碌,从底层向上望去,高不见顶,玲琅满目的夜光灯,把整个树洞照的比白昼还亮,灵燕也大吃了一惊,四周来往的有男、有女、有老、又少,大家或说或笑,或者讨论,还有几个大汉在和一个妇女吵架,围观的人群不住地劝阻着,柒巧他们轻轻地从他们身后走过,可还是被他们注意到,不由的都转过头,弯下腰,低着头,手放在肩部恭敬地行着礼,仙女姐姐向他们一挥手,大家都转过身继续自己的事情了。
  跟着仙女姐姐走了好一会,到了一层的另一端,这儿是一个中转站,一个白发苍苍的满脸褶子的老太太,正站在一顶粉色的花轿旁边,恭敬地为仙女姐姐掀开轿子帘,看过去,里面镶满了七彩的鲜花,仿佛刚刚绽放一般,娇艳欲滴,这是一顶很大的轿子,就算坐上十个人也是觉得空空的,柒巧他们也跟了进去,老太太最后上了轿子,轻轻放下帘子,弹指间一团紫色的火焰球,从老太太手掌升起,越来越大缓缓上升到轿子的顶部,接着轿子慢慢地上升了起来,柒巧他们看着老太太出神,仙女姐姐此刻却悄悄张开明目——这是仙阶进修的第二层技法,可以洞察万物前世今生。分心沉浸在又看到高人的激动心情中,柒巧没有注意此刻正看着他的仙女姐姐已经被自己惊愕的有点花容失色了,张着嘴木讷了好一会儿。
  “咳——”老太太轻咳了声,提醒失态的仙女姐姐,仙女姐姐赶紧恢复常态,却还是未能压抑住心中的喜悦,微微笑意萦绕眉宇间,柒巧和灵燕也被老太太的提醒,弄得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