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2 章 《树洞藏玄机 鹰驮柒巧行》
第 2 章
《树洞藏玄机 鹰驮柒巧行》
浏览:572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4133 阅读时长:约8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羽子淇大战雄鹰,柒巧误入洞府被黑烟弄晕,出来后被云越驮着飞往内陆见到墓路。
  生平第一次见此庞然大物,吓得柒巧不知所措,一旁的子淇见状,赶紧拉上柒巧绕着树木走曲线向森林深处跑去,奔跑中发现一棵巨大的老树那儿有个枯洞,遂让柒巧钻了进去,“我引开那老鹰,一会回来找你,别出来走动呀!”。
  羽子淇掏出随身携带的飞爪,那是用野兽筋线连接雄鹰脚掌做的,扔出去可以随意抓住树木,通过控制筋线也可方便地松开飞爪,借此可以快速在森林里面移动,新手必备!子淇扔出飞爪抓住一棵大树,吹响口哨,吸引着那只雄鹰,雄鹰绕树盘旋了一圈追着子淇飞了过来。羽子淇只身一人飞快地跑了起来,借助抓在树上的飞爪,敏捷地爬上一颗大树,收起飞爪,重新扔出,抓住飞爪筋线荡飞在树与树之间,吸引着雄鹰远远地离开了柒巧躲藏的树洞。
  雄鹰离开柒巧越来越远,羽子淇这才放心,搜索着找了棵大点的树,爬了上去,后面追赶的鹰越来越近,子淇目测了一下时机,跳将起来,对准雄鹰扔出飞爪,用筋线,缠住其脖子,顾不得雄鹰惊天一鸣刺痛了耳膜,荡身下探,紧接着翻身上了雄鹰的背,硕大的脊背足够五个人并排站着,子淇掏出怀中的兽牙刀,对准鹰的脖子,即将刺下,不料雄鹰一个翻身,嘶鸣了一声,子淇赶紧抓住飞爪筋线,还未等子淇反应过来,这时又从对面飞过来另一只雄鹰,对准子淇头部啄了过来,子淇松开飞爪放了雄鹰,扔出飞爪抓住树干,悠然地荡到另一棵树上,避开两只雄鹰的攻击,悄悄地躲在大树干的另一侧,寻找新的捕猎机会。
  柒巧在枯树洞躲了好一会,还是没见子淇回来,不由得越发担心,方才还听到雄鹰嘶鸣,不知子淇怎么样了。想着在树洞中找件可以作武器的东西,抬头发现洞顶有根坚硬的树枝插入枯树中,柒巧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树枝干想将其拔出来,可是奈何怎么用力,全身的重量也不能把树干拔出,索性双脚踩住树洞顶部,头朝下垂直使劲地拔着树枝,终于有点松动了,柒巧左右晃了晃,换了下脚踩的位置,用尽全力使劲一拔,树枝松动了,紧接着一气嘈杂的齿轮转动声,柒巧一晃神,立即松手跳下,靠树洞壁站好,齿轮声响了一会儿停下了,柒巧抬头看了看顶部的树枝,原来那并不是树枝,是一个银色铁质发亮的机关杆,现由于机关启动铁质杆越发红色,温度极高像是快融化一般,随着树枝状外壳的不断燃烧脱落,最终脱完显现出整个已被灼热成红色的机关杆,柒巧正看的入迷,机关杆忽然自动旋转了一周,垂直掉了下来,柒巧心都寒了,如此冷的天若遇上这么烫的杆,完了。一闭眼——
  掉下铁杆,并未倒在地上,而是引起极高的温度,融化了枯树洞底部,并不断下沉,最终全部沉了下去,柒巧睁开眼,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和手脚,都还在,还活着,被铁杆钻出的一个小洞越来越深,从里面冒出灼焦难闻的气味,柒巧不知道这是什么,依旧出神地看着,待他反应过来,是不是要出去的时候,枯树洞底部传出刺耳的野兽嘶鸣声,柒巧就算捂住了耳朵,还是被震的耳鸣眼花,洞外森林中的鸟兽都飞散开来,一阵急促的嘈乱声,紧接着,整个树洞像升降机一样,忽地沉了下去,柒巧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换,弄得不知所措,任由自身不停地坠落,忽然想到,“这该不会是明天的考题吧!?”不由的眼前一亮,来了干劲,心也立刻平静了许多。
  刺耳的野兽嘶鸣让正在追捕子淇的雄鹰也跟着鸣叫起来,兴奋地飞了回去,子淇也听到了,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是藏匿柒巧的地方,不由得一阵担心,“真不该带小柒过来这里,这是部落的禁区,终于知道为什么是禁区了,都是些体积庞大的巨禽猛兽啊,赶紧带柒巧离开,不然肯定要被严罚了。”想到这,子淇也随着雄鹰沿嘶鸣传来的声音奔去。
  柒巧随升降机缓缓地停在一个地道旁,里面黑黑的,但柒巧以为这就是试题,自顾地走了进去,提高着警惕,寻找着猎物、考点,越来越深的洞穴,走了好久,也没有一丝亮光,紧靠手扶着通道岩壁前行,慢慢地手扶的通道岩壁质地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泥土,而是岩石壁,再向里发现前面终于有了一点亮光,柒巧兴奋了起来,只是听说成人仪式考题出乎意料,没想到这么出乎意料,脚步加快,并奔跑起来,亮光越来越大,那是出口!
  出口见到的是另一番天地,一个巨大的瀑布,透过瀑布望去,是一个偌大的洞穴,洞穴内温暖的很,和外面就是两个天气,洞穴壁上镶嵌着许多发着蓝光的宝石,照的整个洞穴如白昼一般,再看去,洞穴高约十米,圆柱形,直径约二三十米,洞穴顶部也是镶满了发光的宝石,或者更像一双双眼睛,还一眨一眨的,一端裂开约五米左右的大嘴向下不断地流着水,形成瀑布遮掩着这个洞穴口,底部是一条蜿蜒的小河,水流缓缓地从洞穴的另一端流出,小河旁一间木质的小屋,虚掩着门,静悄悄的,柒巧看了看地势,从这里随瀑布跳下约六米左右,柒巧退了几步跑了起来冲出瀑布,“扑通——”一声落入瀑布下的水潭中,游上岸,沿着小河走向那间小屋,推开门,里面空空无人,对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块深黑色的令牌,貌似有东西在上面爬动,柒巧为看清楚,靠了过去,忽然只觉得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那令牌散化作无数条黑烟,状如小蛇,缓缓游入昏迷的柒巧体内,最后消失殆尽。过了一会柒巧醒来了,再抬头,墙壁上的令牌已经不在,“惨败!常理应该是取得令牌,考试通过,考官接我出去,唉——”柒巧失望地爬了起来,“这么简单的考试都完成不了,肯定那令牌有什么药物致使我昏迷,正考时候,可以简单依据树枝之类取得,到河里洗去药物,即可通过考试。”柒巧想着又高兴起来了,看了看房间内,这是一间不大的木房间,没有床只有一个蒲垫,和部落教堂的那个很是相像,一张精致的小桌上摆着茶水和一颗发光的蓝色宝石,光芒有点暗淡,似乎好久没有更换一般,这里没有尘埃,干净利索,屋顶由枯枝搭建,却也整齐划一,“父亲他们要造这个考场得花多长时间呀?”柒巧不由得心生敬畏,虽然知道父亲大人很是繁忙,特别是最近,可自小就受父亲大人和哥哥姐姐、娘亲他们的影响,柒巧曾发誓要为部落每个人带去安宁、快乐、祥和的生活,这更刺激着柒巧通过成人礼的决心。
  柒巧出了小屋,又四处逛了逛,无聊的紧,便沿着小河走向另一端,根据水流方向,顺河水肯定可以出去,到了洞穴的另一端,小河到了这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柒巧不假思索跳进漩涡流,沿着水势,避开两旁的岩石憋了口气沉入水下,果然,不出所料,不远处就有了亮光,慢慢靠近,随水而出,那是另一条更大的瀑布,约有百米光景,从洞穴出的水正好和顶部落下的瀑布重合,从外面根本不知道这里还有个洞穴的瀑布,柒巧被冲出瀑布,向下急速坠落,一般瀑布形成的地方必有个很深的水潭,只要控制好落下的体位,便可安全游上岸边,柒巧正调整中,忽然一直巨大的雄鹰从一旁飞将过来,用脊背轻轻地接住柒巧,柒巧先是一惊,后来又高兴起来,“是父亲大人派来接我的呀,原来雄鹰是好人呀!?呵呵——哈哈——”激动的柒巧使劲捶打着雄鹰的脊背,责怪他们刚刚在森林里太过凶猛,雄鹰接住柒巧,平稳地向上升起飞越,柒巧由于紧张、激动、憧憬,再加上没有午休,困了起来,渐渐地在雄鹰宽阔舒适的背上睡着了。
  雄鹰在空中沿着太阳落山的方向高速地飞行着,飞了很久,柒巧也醒来好几次,因为看到太阳依旧在原来的位置便又继续睡了,直到听见自己的肚子在不住的叫唤,他才强醒起来,“怎么还没到家呀?我肚子都饿了!是不是玩的太累了——哎呀!子淇——忘了子淇还在森林里面呢。”想到这,柒巧又捶打着雄鹰背,“先回去!送我回去,我朋友还在那里呢!快——”柒巧放眼一瞥,下面早已不是琼林山的世界了。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行人与都嘟冒烟的机车,这些只有在教科书上看到的东西,豁然出现在眼前,强烈地刺激着柒巧的每一根神经!张大嘴巴,说不出一句话,心理翻腾不休,不知什么滋味,思绪乱飞,眼睛乱看,大约持续懵了十来分钟——
  “臭鹰!你把我带到哪儿了?这儿是什么地方啊?”好一会儿,柒巧才控制住自己,使劲地捶打着雄鹰,“快带我回家,我要回去!听见没有!”
  “云越给柒巧大人您请安!这便是带您回家的路——”
  “你说谎,这根本不是我的家!你快带我回家,不然——”柒巧忽然大吃一惊,“刚刚谁说话!?臭鹰——鹰——会说话!?完了,我是还在做梦吗?我得醒来——”想到这,柒巧站起来走到鹰翅膀边上,张开双臂,闭上眼睛,跳下鹰背,等待着自己醒来。
  雄鹰没料到这样,赶紧一个纵身穿云,如离弦之箭,越过柒巧,平稳地接住了他,“柒巧大人,您不是做梦,我是——”雄鹰还没有说完,忽然从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笛声,仿佛是暗号,雄鹰仔细地听着,驮着柒巧改变了飞行的方向,不一会儿停在空中,缓缓盘旋了几圈,“柒巧大人!您到家了,这儿是您的新家——后会有期!”说完,雄鹰一个侧身,未等柒巧睁开眼问些什么,便抖了下柒巧。
  柒巧慢慢清醒了,这是山外的世界,非常温暖,可能正好和琼林山相反的季节,下落产生的风刺耳过,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柒巧已经明白这不是梦,只是好想琼林山的伙伴,就这么摔死了,真是不甘心呀,还没有好好报答父母,帮助哥哥姐姐维护望月原的大伙,想到这柒巧不由得笑了起来,很多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有何不可——
  “切!搞笑!我才不要就这么死掉咧!”柒巧调整好自己的重心,翻滚了几周,张开四肢,观察下面,找寻落点,有一栋很大的别墅,背靠大山,前面是个硕大的水潭,里面还有一些男女在嬉戏,水潭四周里里外外都是人,有的三五成群在说笑,有的两两成对在商量什么事,更多的是在把酒言欢,摔在这里就算摔伤了,也有很多人帮忙医治,“太好了,就这里!想我琼林山修行十年,怎能如此不堪错险,让你们内陆人瞅瞅什么是神从天来!让开——”
  “扑通——”柒巧闭七窍落在水里,溅起的水花直接把岸边所有乘凉的人都泼湿了,引得大家目光齐刷刷地聚焦过来。水潭的水特别深,柒巧安全入水,浮出水面,慢慢地向岸边靠去,忽然一阵阴风袭来,直捣柒巧哆嗦直打。
  这时从人群后面的大房间内走过来一个老者,银发白须像从画里面走出来一样,手持檀木杖,古朴白色棉扣大衫,下身运动系丝质黑色道裤,武道的打扮,和一旁赶潮流着各色派对时髦装的年轻人大相径庭。老者身旁带着个时髦的小女孩,周身束身黑色皮衣,镶嵌银色柳丁,阳光照过来亮瞎眼,观样貌和柒巧相仿。身后跟随着八个年长老者,黑色西装配黑色墨镜,亦煞是刺眼,却见各个精神奕奕,满脸红光,咧着嘴笑容满面,此刻喧嚣的人群立刻停止谈论,纷纷起身低下头,手附胸前,大弯腰行礼,十分恭敬,让开一条直通柒巧的路。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