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20 章 《闺房见圣母 依瑶睐小柒》
第 20 章
《闺房见圣母 依瑶睐小柒》
浏览:519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062 阅读时长:约6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柒巧见瑶池圣母,依瑶应柒巧搭救了莫茗与思空凡樱一行人。
  鲜花轿子一直平稳地向上升起,起初还能听到外面传来喧嚣的说话声,现在已经慢慢安静了,当所有声音都归于宁静,轿子缓缓减慢上升速度,最后在一层水蓝色的大门前停下,老太太搀扶仙女姐姐先行下轿,随后转身招呼柒巧和灵燕他们也跟着下来,自己又重新上了轿子,缓缓下降,淡出柒巧他们的视野。
  “跟我来。”仙女姐姐温柔的声音响起,打开蓝色大门,招呼柒巧和灵燕随行一同进入。
  “哇——”柒巧不禁赞叹不已,只见大门内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大厅,大厅四周及顶部镶嵌着无数的天蓝色夜光宝石,宝石外覆盖着一层厚约一丈的清澈水域,缓缓流动,发出微弱的水流声,随着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水流均微微荡漾一下,荡起轻声呼喝之意,大厅宽约十余丈,左右摆满了青木桌椅,粗略看来约有百余个坐席,越靠近里端,坐席越是气派,灵燕随仙女姐姐指引坐在靠右的中位坐席上,“你且先在这里稍作等候,待我回来给你答复。”说完又冲着柒巧微微一笑,为不是灵燕多疑,仙女姐姐玉手一招,示意其跟随一同出去。
  柒巧乖乖地随仙女姐姐身后飘着,出了门左转围着圆形走廊走到对面的一间白色的小门前,轻轻推开,示意柒巧跟随进入,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房间一角醒目地摆着一张,在薄纱下忽隐忽现的天蓝色女子卧床,旁边是整齐的梳妆台,摆放着女子梳洗常用的物件和一些饰物,柒巧有点拘束地顿了顿,像是迟疑着要不要进去。
  “这是我的住处,卧房内外有很好的结印,在这里发生任何事情,发出任何声音都不会被别人觉察或知道。”柒巧这下更是忐忑了,正想说换个地方吧,那个大厅就不错,可眼睁睁地看着仙女姐姐关上了房门,只得不敢说话。仙女姐姐也似乎觉察了什么,脸颊略有绯红,微笑着说,“你是从人界过来吧?”
  “嗯”柒巧如实回答着,整个房间的气氛略显的紧张,仙女姐姐也似乎后悔自己的略显轻薄举动,但很快冷静了下来,轻轻挥动手腕,凭空出现一把粉色椅子,轻放在柒巧身边示意其坐下,而自己则掀开卧床薄纱,缓缓坐在床沿,双手轻轻舞动,忽地从房间顶部布下些许银色的丝物,慢慢布满整个房间,“这是空间结印,不用担心,母亲大人一会要来。”仙女姐姐做完这些,站起身形,显得特别恭敬,“母亲,您来啦!”
  柒巧还未弄清什么情况,紧跟着站了起来,忽然在自己面前就凭空出现了一位年纪稍长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垂腰,头戴金黄色龙纹发髻,额头隐约显现着菱形光斑,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柒巧打量一番,随微笑着,漫步走向仙女姐姐一边,抬头看了看空间结印,透过雅青色的袖口,探出玉手,动了下指头,空间结印微微闪了闪,那丝线比之前更亮了些许,然后收回手转过身面对着柒巧笑盈盈地说道,“巧儿——柒巧,你坐下,依瑶,你也坐下吧。”三人随即轻轻地坐下。
  “柒巧,我接下来说的话,在你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千万不可对任何人说起。”那女子甚是严肃地对着柒巧说道,“就算是你最亲、最信赖之人亦是!”柒巧听着有些消化不来,还在纳闷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还叫巧儿,只有母亲才这样叫自己,因为巧儿这叫法有点女孩子气,柒巧也多次和母亲讨教改个称呼,可母亲应是不允。可能人家是神仙知道的多呢,对了——依瑶,这个神仙姐姐是依瑶,那不就是大哥念想的人儿吗?那块方巾,大哥要我给她呢。
  “嗯——”那女子似是知道柒巧在想些什么,长长地嗯了一声,柒巧赶忙回过神来,惭愧地笑了笑“您请说!”
  三人在房间内时而眼神凝重,时而喜笑颜开,来来去去谈笑风生,交心畅谈了许久,三个人坐的也越来越近,仿佛母亲和两个子女在卧榻谈心一般,这是柒巧第一次和外人如此交谈,了解这个全新的世界,那些自己惊讶不已的事情,和可能即将压在自己肩上的滔天重担,可笑自己以前那些显得瘦弱不堪渺小至极的大理想,大报复,柒巧一次次被知道的事情刺疼着、洗礼着,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也不堪与之相比,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柒巧忽而想到还在大厅等候的灵燕,急切地插嘴说道,“依姐姐,灵燕他们还在等你去治疗呢。这下我们刚顾着说事情,差不多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了吧,得赶紧救一下他们呀。”
  “巧儿,不急不急——嗯!其他的也没什么需要我交代的了,这样吧,你先在这里住下,有什么事情直接问依瑶就可以了。我先回去,免得天界又来烦我。巧儿——可一定要记得,等你有能力的时候再公开这些事情。”
  “巧儿知道了!谢谢圣母指点——”柒巧恭敬作揖,站起身形与依瑶目送那女子离开。
  “小柒,我做的这个空间结印的另外一个作用就是扭曲时间,我们虽然谈了这么久,估计在门外世界也就是一两秒的瞬间而已,所以不必担心。咱们走吧——”依瑶伸出玉手拉紧柒巧,挥了挥手把卧房恢复了原貌,退却结印,推开门,带着柒巧走出房间,朝对面的大厅绕行过去,路上轻轻敲了几下从底部矗上来的一根白色柱子,似是发送什么暗号,接着笑盈盈地带着柒巧进了大厅。
  “灵燕姑娘,我已经差人去为你们取回尸器了,不必担心!”依瑶清澈的声音,让灵燕听得有些热泪盈眶,“谢谢仙女姐姐,谢谢。”
  “难得你对主人一片忠心,我怎能袖手旁观,何况你们也算是小柒——柒巧的有缘人,我定当鼎力相助。”依瑶飘上大厅主坐,示意柒巧任意找个位置坐下后,微笑着说道。
  “柒巧——”灵燕望了望依瑶,“仙女姐姐,您认识柒巧?”
  “嗯——他也跟随你们过来的,只是灵魂出窍,你暂时还看不见他。对了,你也不用叫我仙女姐姐,我叫依瑶。”依瑶当着柒巧面被这么叫,总觉得有点不妥“既都是小柒的朋友,你叫我依瑶姐姐就好。”正说着从门外进来一个大汉,单膝跪地,对着主坐上的依瑶,作揖禀告道:“报告主人,尸器已经取回,但随行有一老者和另一姑娘说是客人的朋友,便一同前来。”说着,举手在胸前结印,将池塘边的景象虚空映在面前。
  “小柒,也是你认识的人吗?”依瑶问着一旁的柒巧,还未待柒巧回话,一旁的灵燕甚是高兴的急切说道,“是凡樱姐姐,和——余仙师叔,认识的,认识的。”
  依瑶对大汉挥了挥手,示意将人领进来。灵燕又和看不见的柒巧说了些感激的话。
  过了一会儿,大门开了,凡樱、余仙和两个蒙面人,一人扛着一个麻袋,蒙面人放下麻袋,对着依瑶作揖后缓缓退下,关上大厅门,而凡樱和余仙则像柒巧他们刚来时候一样,瞠目结舌着这一行所遇。
  “余师叔,樱姐姐!”灵燕终于见到了亲人,高兴地迎了上去,“依瑶姐姐答应救莫茗大人了。”这才惊醒两位。
  “依瑶姐姐?”回过神,凡樱诧异地问道,抬起头看到了端坐在主坐的女子,别人只得其仪超凡脱俗,凡樱却是久经沙场之人,也算见多识广,眼前女子根本不是自己可比等级的,甚至揪出所有凡樱见过的人,最厉害的那个,也只是最多做个消遣而已,立即恭敬地作揖说道,“多谢上神搭救!”一旁的余仙也是恭敬作揖。柒巧见状似乎是渐渐理解了一些卧房的谈话,很是温暖地看着依姐姐,心中却暗暗下了决心。
  “谢谢依瑶姐姐!”灵燕见状也是惊讶,只得再次作揖恭敬地又说了声谢谢。
  依瑶目光轻轻扫过他们二人,继而微微一笑,“两位不必多礼,既是柒巧认识之人,请就坐便可。”说着转头看了看两具尸器,又看了看莫茗与灵燕,轻轻地对身旁的柒巧耳语,“依母亲大人所言,为了你此番能潜心修行,你的侍从斯巧和那具分身的尸器就不作挽救了,想来此刻斯巧已经回到人界了,你也无需担心。”柒巧点点头。看到柒巧应允,依瑶玉手在空中轻点,面前的空气轻轻拨动一番,显出一道水帘门,隐约看得里面有数张寒冰床榻,透过水帘依稀感觉丝丝凉意从里面传出,“两位稍候,待我先为他们医治。”凡樱和余仙立即起身作揖恭送,依瑶带着柒巧,灵燕,并用仙术托起莫茗和两具尸器,轻轻踏入门内,进去的一瞬,门也从大厅内断电式消失了。
  凡樱和余仙,相视对望,这才恭敬礼毕,正准备重新坐下,水帘门又出现了。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