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3 章 《残阳弑风景 哀怜慈幽静》
第 3 章
《残阳弑风景 哀怜慈幽静》
浏览:638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4706 阅读时长:约9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柒巧受宠若惊,与斯巧试炼通仙塔,生平首次遇上怪物,一度懵逼。
  “欢迎您降临地球,我们已恭候多时了。”领头的老者,谦卑地对着满脸愕然的柒巧作揖道,“请随我们入内堂一叙。”
  “额,好的——”柒巧木讷地应承道,心说我这是到地球呀,我原本就是地球人,想着还是随老者行进内堂而去。身后庭院内也渐渐恢复了议论声音。老者前行推开一扇古朴的木质大门,扑鼻的清香从门内飘逸而出,往里探望,见一圆形花坛上各色花瓣,瞬间舒展开腰肢,微笑弯腰迎接老者一行人,似是活物一般。进入花坛后的一间大厅,随行八位老人分列左右恭敬地站立,领头的老者领着柒巧径直走向大厅中央的高榻藤椅上,伸出双手宛如古时丫鬟般,搀扶柒巧就坐,然后恭身退后,再与两旁八位老人跪下虔诚地跪拜,对柒巧行大礼,随行的小女孩也低下头站在一旁。
  “见过柒巧大人!让您受惊了!”老者卑微着说道,这把柒巧弄的很是尴尬,尽管自己确实比同龄孩子早熟了点,但也不至于被个老爷爷用“您”称呼吧,而且还被跪着拜言!“老爷爷,请您起来吧,我实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们——您怎么对我这么客气啊,而且,您怎会知道我叫柒巧呢?”
  “柒巧大人,他是我爷爷墓路,我叫墓斯巧,别人都叫我斯巧,这里才是您的家,我是——”斯巧还没有说完,被墓路打断了,“放肆!不得无礼!”墓路白了一眼斯巧,转身对柒巧歉意地说“小娃不懂规矩,请柒巧大人见谅。”说着回头对视了下其他老人,不再说些什么,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尽是凭空出现一道光印,轻轻的念着一些咒语,一道蓝色火苗组成的门从光中开启,轻轻飘到柒巧坐立的藤椅旁边,“由于我们工作上的失职,没有足够的时间为您闲话事情来由,也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墓路和其他老人又行了个大礼,接着八位老人率先进入蓝色火焰门第,墓路这才和斯巧齐齐上前,微笑对柒巧说,“柒巧大人,请随我来!”
  柒巧木讷的随他们一起跨步进了门里面,那是另外一番世界,美丽的几乎让你想死在这儿,如今,他们正站在鲜花铺成的小路上面,迎面飞来了一朵美丽的新月花,那是一种散发迷人芬芳的奇异花,整体没有花座,只有丈许长的七色月牙形状花瓣互相交叉着,编织而成。先进来的八个老人列队恭敬地站立一旁,墓路搀扶柒巧与斯巧三人一同踏上了花背,“柒巧大人站稳喽,这些是带我们去往通仙塔——成人礼堂的交通工具。”墓路脸上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转瞬即逝,继而又念了一个咒语,新月花轻轻地飞了起来,沿着花瓣小路,笔直加速着向新世界里面飞进,一路上都是些七彩珍奇的花草树木,扑鼻的销魂花香,夹杂阵阵药草清香,振奋人心,清洗灵魂,恍若隔世相逢。柒巧目不转睛地看呆了,一脸惊奇诧异之色,时不时的顺手采上两朵,似乎是刚有这种想法,就自动有花朵飞入手中,柒巧喜滋滋地把玩了好一会儿。
  飞行一段时间,来到了一所高大建筑物的旁边,这是一座高似通天的宝塔,八方型,每层屋脊边缘都镶嵌着星石,刻着许多精致的图案,宝塔通体闪烁着迷人的绚烂蓝光,象熊熊烈火纵情燃烧一般,又象仙山云雾缭绕一般,整体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一眼望不穿塔尖。
  靠近宝塔,门旁有块腐朽了而破烂不堪的石碑,高约一丈,上书“通仙塔”三个血红大字,墓路轻轻的念了又一个咒语,一层门开启,新月花渐渐的从三人的脚下隐去,墓路带着柒巧与斯巧大跨步进了宝塔,那是又一番醉人的风景,真像做梦一样,虽然在外面估计了宝塔的截面面积,很大,约十米光景,但里面却是大的离谱的多,如草原一般的宽广,通体就是另外的一个世界啊,眺望远方绿油油一片。柒巧又惊讶的合不笼嘴,这美丽迷人却隐约又带有点熟悉的气息,是什么?
  “柒巧大人,我们到了,在这儿您要完成自己的初试修行,前路漫漫,歧途无常,小女斯巧将会暂时作为您的侍从,我就此告别了!希望我们一会就能再见面——”说完,墓路轻轻的念了些咒语,慢慢地从塔门处隐去了,“老爷爷——老爷爷——我——”柒巧正想说些什么,还没有说完,整个世界开始急剧变化,原本美丽的风景,在无数丑恶的鬼怪离地腾飞的面前,被凌辱的无地自容,所有的一切都是瞬间消散,留下夕阳残影,怪物林立的又一样丑陋狰容。
  “柒巧大人,您的初试考验已经开始了,做好准备啦!”斯巧大声的喊到,惊醒呆住的柒巧,见此光景失神回归惊慌的叫喊,“救命啊!这是什么啊,你们想害死我啊,我怎么知道如何对付这群恶心的怪物啊,他们有那么多的手脚,我一共才两对啊,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也没听说父亲大人的成人仪式有这么难的考验呀!”柒巧边跑边叫,急于寻找逃出的出口。
  “您不是已经十二岁了吗?平时学的什么功夫?通灵、结印也行,魔法、道术也好随便什么都行!这是秘境,怪物都是假的,打倒就可以了!快点帮忙啊!我一个人对付不了这么多,还指望您能出手相助——”怪物越来越多,斯巧费力地抵挡着,柒巧却早已经跑的不知去向了。
  “真不该听爷爷的,这人和师父说的一样,对他不能报有任何幻想,毕竟几百年了,除了古月哥哥,其他墓族人肯定各个都成不了气候。爷爷他们真是的——寄希望于他这么个胆小鬼!?”斯巧越想越气,看着渐渐西下的残阳,心里开始发毛,“糟了,快天黑了,要是还没有办法的话,可能真的出不去了,被锁在这个恶心的鬼地方,真还不如死掉算了,柒巧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真不想管他,可是爷爷再三叮嘱,要自己守护他通过初试的!真麻烦!”
  斯巧边打心中边愁,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此时,柒巧从出发的反方向跑了过来,后面跟着黑压压一片,离得老远,柒巧就气喘吁吁的大喊,“救命啊,怎么又到原来的地方了啊!怎么连个门也没有啊!怎么回去呀——”话音一落,人又从斯巧身边奔跑过去,斯巧心说:照这样跑一点用都没有,只是在耗尽力气!还是得告诉他一声,也顾不得是否算作弊了。想到这里,斯巧从纠缠的怪物包围里面飞身跳了出去,向着柒巧的方向追了过来,“柒巧大人!您等一下!”
  “怎么办啊?你那个老爷爷表面好和善啊,我看错了吗?你们是不是想把我害死啊?”柒巧边跑边叫,“只要我活着出去,一定饶不了他,率领望月原大众杀的你们片甲不留!内陆真是坏人一大把,都怪自己太好骗了——”
  “不是这样的——”斯巧好不容易追了上来,“柒巧大人!先不说那些,您这个跑法是没有用的啊!这地方是圆的,这样只会惊扰本地的其他怪物啊,还有——我们必须在残阳陨落前完全消灭这些怪物,否则,您不但上不了第二层,完成不了初试,还会坠入随机产生连我都不知晓的虚空幻境,想回来就更难了,所以,您就不要再逃了,动手一起打啊!它们没您看到的难对付——”
  “说的容易啊,它们八只脚,你看看,还有那些,最少也百多条手脚啊!我又不是传说的什么千手观音,怎么跟它们打啊!我顶多一只手抓一个手那还有几百个手,它们一个插我一下,我不也是百孔千疮了吗?哼——你和你那假慈善的爷爷一样,想借刀杀人是不是?我父亲说的一点没错,外面世界的人都得防着点,我怎么——”
  “你闭嘴——”斯巧大嚷了一下,吓的柒巧迅速躲的远远的,意识到这点,斯巧又改了口吻,“您请听我说完,像您这样跑,只会累坏自己,它们是怪物也是幻象,拥有无限的体力,您这样躲没有任何意义——”
  “那怎么办啊?停下来等死啊?与其让这些畜生杀死,还不如跑累死掉呢——”柒巧还是远远地和斯巧叫嚷着。
  “没想到你这人这么胆小、窝囊、不负责,亏我爷爷找了你那么久,一点也不像爷爷说的那么神乎,小屁孩一个,要不是爷爷托付我,我早不管你了,真是墓族人的耻辱!”斯巧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可还是对爷爷口中的墓族人煞为忌惮,谩骂声音也渐渐小了些,但对这个胆小鬼,真是失望至极,故而完全返回原本面目,没有意思尊敬,只剩鄙夷。
  “你也不还是个小孩子吗?至多大我两岁而已吧?还说我是小屁孩?你不也是一样!哼——”柒巧从来没有被别人损过,听的斯巧如此放肆,也来火了。
  “你——我是看在我爷爷的份上,才放下任务帮你初试的,别自以为是!”斯巧气的厉害,停下了脚步,“既然这样,你自己继续和怪物赛跑吧,跑不死你!这活姑奶奶还不干了!”
  斯巧气呼呼地从衣囊中取出一块翠绿色的鹰状玉佩,“幸好师父英明,给了我这块蜃玉!”斯巧轻轻滑动其上纹路,口中念念有词,一道光芒从中射出包裹上斯巧,旋转片刻又转瞬即逝。正在这时,整个大地开始不断的颤抖,“你做了什么?”柒巧惊慌的站住了脚步,回头见斯巧傻傻的站在原地,“你怎么了?你做了什么?这儿要爆炸了吗?你后面有怪物正要袭击你呀,快点逃啊!”
  斯巧没有动,一只红色的,较其他怪物大上好几倍的巨型怪物,一脚飞踢,斯巧被踢飞出了好远,重重地摔将地上,滑行数米后,不省人事,又一群怪物群涌而上把斯巧埋没其中,柒巧根本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喂!你——怎么啦?”柒巧急的全身都冒着冷汗,进退两难,“算了,拼死一搏吧——”
  柒巧想着,猛一纵身,一个横腿扫踢,飞出去了三个,使出四灵姐姐和教官们教授的所有攻击技,边打边骂骂咧咧:“你们怪物都没情感啊?就知道杀人吗?快乐是吧?是不是啊……”倒也顺利,怪物没柒巧想象的那么难对付,浑身解数一出,轻易打通了接近斯巧的一条路,远远看过去,斯巧已经遍体鳞伤了,几只怪物正在抛球一样的争相吞噬撕咬着她,零散破烂不堪的衣服,早已不能蔽体、还浸染了血液,柒巧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折磨成这个惨样,一时间感到从没有过的火大,周身火辣辣的着了火一样,竟然还冒着黑色的烟气,明显的呼吸也急促起来,伴随着一股莫名的,被压抑之气从胸口猛扑向全身,柒巧难以抑制,大吼了一声,“啊——”,一股强大的黑色可见气流从身体里面发散出去,形成一道道类声波波纹,四周的青草枯叶瞬间向外围飞涌散开,以排山倒海之势震飞了正包围来的,一波又一波的怪物,侥幸坚持住的、个头稍大的怪物们,在惊慌中也四处逃窜着,隐匿在远处,整个世界在这瞬间虚幻起来,震动停止了、风停止了、待这一切停止,寂静如斯,只留下破烂的斯巧身体,在不远血泊中静怡。
  柒巧清醒了过来,精疲力竭的感觉涌上心头,从未有过的难受,这是要死了吗?柒巧望着斯巧尸体,夹杂着莫名的悲伤大声地吼着:“为什么——我一直以好奇的心跟你们玩着,臭鹰、死老头你们听见没?有人听到吗?为什么要有人死啊?为什么——”忽然,大地似乎明白其心意一般,剧烈地摇晃似是回应着,远处传来“咔嚓”的冰裂声、紧接着“轰隆”的爆炸声,恍惚中的柒巧,看到一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蓝色湖泊,声音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柒巧吃力地睁开眼皮看了看,自己依旧晕晕乎乎,湖面也没有异样,便没心理会,无意识的摇摇晃晃地走向了斯巧,“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做些什么,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能这样吓退那些怪—— ”
  “小鬼,谢谢你喊我起床啊!哈哈——作为奖励,我将把你和那个死了的小鬼回收到我的肚子里面,以后就没有人欺负你们啦,别伤心啦!你看,这办法怎么样啊?哈哈——”从湖面上传来了一个空旷的声音,柒巧抬头四处张望一番,并没有见到任何人,也没有一只怪物,“不管你是什么,想干嘛,你就干嘛吧,我没劲了,死就死!反正斯巧因我胆小而死,我该偿命——”。
  “哎呦!原来是肉人小鬼啊,真倒胃,不过也是啊,象你这样的小鬼,只有墓光那小奴子闻着才香一点——咦!不过你俩长的倒有几分神似呢!算了,想到他,我就倒味,不吃你们了,快滚吧!”
  柒巧也没心去理睬,等了会没怪物吃自己,四周也没了动静,这才抱起斯巧,摇摇晃晃地向门口走去——虽然不知道门在哪里,刚刚一嗓子叫嚷残阳已坠落,按理这个时间已经是到了斯巧说的随机虚空幻境中了。
  “你要去哪儿?这里没有出口。别费劲了!”空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回温柔了些许,却欲言又止,顿了顿接着说:“当是为那小奴做点善事吧!你且去密林深处,那有一双老鬼,或者能帮你,但小心些!”
  柒巧没有说话,连谢谢都没说出口,太过颓废,只是默默地转过身去,紧紧抱着斯巧惨不忍睹的身躯,转向密林挪开脚步。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