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4 章 《失魂连落魄 误食生命果》
第 4 章
《失魂连落魄 误食生命果》
浏览:573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3836 阅读时长:约7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柒巧丢了斯巧,秘境遇怪老头,湖泊出怪兽,进血色命运之林,吃血色果实,忽然长大,欲救柒巧
  动摇虚幻的大地终于渐渐平息、渐渐清晰,又一副美丽的世界更疯狂地展露在柒巧面前,天是那么的蓝,地是那么绿,迎面扑鼻清香,带着远处土邱上的花瓣花粉,沁人心怀,不远处的湖面也归于宁静,显现出清可见底的原貌,几条欢腾的红色鱼儿时不时窜出水面,嘻嘻打闹,偶尔还听得阵阵笑声从她们口中传出,这一切在柒巧这里都像是努力编谎新的一天——
  柒巧沿着一条石头小路向前走着,结果又是走了一圈,重新回到原来的地方,那远处的密林似乎离自己是越来越远。此刻柒巧心情十分的沉重,不知做什么好,他轻轻地放下斯巧,无法接受这刚见面,那么活泼的小女孩,死了!紧了紧斯巧身上的破烂衣服,然后又脱下自己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可是,还是不能让斯巧冰冷的身体暖和些。
  “我怎么会来这里?”柒巧自顾着想着,“我平时可不是这么的乖,任由着这群人摆布,现在还落个害人的名义,父亲大人如是知道,一定饶不了我的。可我为什么会这么反常的和这群我一点印象也没有的人做着这些事情,难道只是为了好玩吗?”
  柒巧渐渐地发现自己原本并不想这样做的,也不是喜欢与这些人打交道、玩耍心机,奇怪的是自己竟然那么听话的照他们安排的做着,因为感觉上面善吗,可也知道,这虚伪是生活在内陆人惯用的伎俩。那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没有人逼迫着自己,自己就做了。这是什么道理嘛? !
  柒巧抬起头,看了看天空,那是一片与外界不一样的天空,有着许多闪烁着的,大的离谱的星星,他们正在蓝色的天空与太阳比亮,这天空就更奇怪了,没有一片可爱的白云,没有鸟,没有大雁,也没有可爱的蝴蝶,可是,地上却是有着各种不同颜色的花,还那么愤怒地开着,像发奋骗人一样,可能是帮助柒巧对昨天那班煞风景的不满意吧。
  柒巧看着想着,便瘫下睡着了,走了好久了,也没有头绪,实在太累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了过来,惊醒了迷糊中的柒巧,他赶紧翻身坐了起来,慌忙的四周张望,“斯巧!”紧接着惊叫起来,斯巧已经不在身旁。
  “斯巧!斯巧——”柒巧使劲的地喊着,“斯巧——姐姐!你在哪里啊?”还是没有人回应,柒巧慌张的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他想起了昨天的那个鬼,“鬼,那个鬼,你在吗?告诉我斯巧怎么不见了啊?”柒巧边喊边趴在地上使劲地捶打着大地,就在这时,一个矮矮的白胡子老人,手持黑色龙头杖,一袭白色绸缎仙袍,内衬青色边配武者装束的白衣,头戴黑冠,脚踏桃木木屐,从地下面就这么突兀地冒了上来,慢慢向柒巧这儿走了过来,柒巧盯着他那么慢慢地靠了过来,似乎没看见自己一般,近了,近了,但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柒巧呆呆地看着他向着自己的身体行撞过来,“哎呦!”最后,白胡子老人重重地撞了一下柒巧。
  “啊!”白胡老人吃惊地看着柒巧,围绕他转了几圈,柒巧亦死死地盯着他看着,心说,这个神经病从哪儿来的,一点礼貌也没有,撞了我还围着我转,看猴呢?!
  “小子!你能看见我?”白胡老人惊讶地问。
  “老爷爷,你这么大,谁看不见你呀,倒是你,我还以为你是瞎子呢!这么大的我都看不见吗?”柒巧没有好气地说道,毕竟刚刚弄丢了斯巧,又不想活了。
  “你——你说你能看见——我?我手里拿什么东西?”
  “你有病,不是拿着一个黑色龙头杖吗?”
  “你是神界的神?”白胡老人问。
  “不是,我是人界的人!”
  “不对啊,怎么会是这样呢!人界的人小小年纪没理由看的见我啊,没理由我穿不过去的啊。”白胡老人突然停住了脚步,“除非——除非你是墓族人!也不对啊,墓族人不是已经被禁锢在墓族岛了吗——那你是?是——”老人忘我地思索着,柒巧有点不忍心打扰他的思绪,只好痴痴的看着他,“算了,这是一个多么深奥的问题啊,还是回去请教老太婆吧!”说完,老人自顾地走开了,似是忘记此行的目的,在刚才冒出来的地方,又钻了下去,隐约传来呼叫老太婆的声音,“老太婆——老太婆!我有个问题啊!你在哪儿?出来——”渐渐的声音小了下去。
  “这是什么世界啊?”柒巧起身,突如其来的事件就这么在什么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消失了,“算了,还是看看能不能找到斯巧吧!没来得及问那老人看没看到,唉——”想着,柒巧无奈地又开始寻找着斯巧。
  他走啊走,沿着小路不同的分支,几乎走遍所有的地方,现已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柒巧真的是又饿又累,尽管说这地方一天的时间很短,可是那也是一天啊,“不行!得找点吃的东西。”柒巧左右张望着,“看这一马平川的,唯有远处那片森林,应该可能有点吃的。”柒巧又走了过去,这次是极速冲行,只有一个念头,要活着!这样感觉确实奇怪,似乎比以前速度更快了,或是森林像自己走来,如同梦境一般,让柒巧盛是困惑,眼见森林越来越近,柒巧方才放下心来。
  这是一个茂密的森林,树木看起来古老的很,生的巨大,每棵树木都是弯弯曲曲的,表面皱皱巴巴的,蛇形步伐直冲云霄的气势,顶部盛开着云彩一样大的叶片,高高飘挂在矮木或新树的顶端,没有风却在高傲地摇晃着,周身闪烁着资深的光芒,在每棵树的主干顶端,都生长两到三颗菠萝般大小的红色带壳果实。
  “那个应该能吃的吧!”柒巧垫了一下脚,顺着两棵大树的缝隙,向上一步步蹿去,那高度大约有三四十丈左右,好一会儿才接近那果实,柒巧直累的气喘吁吁,凑近一看,柒巧有些胆怯,那红色的果实竟然也在闪烁着光芒,像巨大的红宝石一样在那儿刺闪着柒巧,按书上常理论,越是鲜艳的果实越不可大意食用,“不管了,都上来了,饿死了,能不能吃,试一下便知,这样没劲撑不了多久,找不到斯巧也是一死。”
  柒巧上了一棵有三个果实的树上,倚靠在粗犷的树干上,使劲的拧了一个果实下来,对着树干砸了开来,原来,那闪烁的光仅只是带有荧光的外壳而已,厚厚的壳里面是鲜嫩的白色果肉和果汁,柒巧用舌尖尝了一点,甜甜的,拌着一股舒心的刺激,全身也都微微地颤抖了一下,精神也好了很多,“就是它了,这么美味的果实,在家里的山上还没有吃过呢!”柒巧使劲地咬了一口那清凉的果肉,连带可口的果汁,那种说不出的自在流遍了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正冲刷着每一个细胞,恍惚脱胎换骨一般,身体轻飘飘的,一下就没有了一丝累意,“这果实还真是神奇呢!难怪每棵树上只长了这么几颗果实呢。”柒巧又咬了几口大果肉,肆无忌惮继续开吃,最后看这最里面,竟然显露出来一个红色的,如血球一样大小的黏黏糊糊、弹性十足的核心,柒巧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下,忽然间感觉全身的各个器官都敏感了起来,视野涣然一新,听力也不断的加强,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可听的一清二楚,柒巧一高兴,超爽地把那三个果实连那血一样的核心,一口气都吃了下去,而肚子却一点也不觉得撑,于是柒巧决定,继续吃!毕竟,这是琼林山上所没有的果实啊,好吃就多吃点。
  柒巧就这样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如此开心地吃着,渐渐忘记饿,忘记斯巧,忘记琼林山,忘记时间过往,忘记了一切,速度也越来越快,硬是觉得自己被什么无形之力怂恿一般,心神愉悦无法自拔,进食速度也是秒秒一颗神乎其技,每次飞跃的距离也越来越远、越来越高,刚开始要费劲多次才能窜至树顶摘取到果实,这会儿十多步就到顶上了,这些柒巧都没有发觉。
  直到觉得自己的衣服越来越小的时候,才清醒过来,柒巧惊讶地停止了继续进食,沿着树干飞身行,轻轻地落在了地上,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衣服,“衣服缩水变小了?可这也没水啊!难道——是我长高大了吗?啊!?那太好了,没想到这果实还有这样的功效啊。”柒巧高兴的手舞足蹈,使劲地跳了起来,这一跳直达丈许高,倒是更把自己吓着了,大步流星来到一个清澈的小溪旁,柒巧探头一看,再吓一次:“你是谁?”
  没有人理睬他,他又凑头过去,这下他才明白,那是自己的影像,“我——真的长大了,人都变了,啊!我多么期待啊,这一天终于实现了,我长大了。”柒巧高兴的几乎要发了疯,“父亲、母亲、姐姐、哥哥们你们知道吗?我已经长大了!我长大了!我——”正在这时一阵冷飕飕的阴风吹了过来,伴随浑厚而熟悉的声音,“是谁发神经啊,大白天的又惊扰人家美梦,是要我来帮忙吃掉你吗?!”是上次听见的那个声音,柒巧四处张望着,从溪水上游的湖泊中,慢慢地伸出了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大头怪物,绿色的大眼睛,金黄色稀疏的头发与眉毛,通体的暗红色皮肤,象血染干在上面一样,此刻正咧着石缸一般大小的嘴巴,滋着象牙一般的发黄鬼牙,愤怒的向这边看着,“你?是上次那个小子吧,没想到我睡了这么久啦,你都长大了啊!怎么还没出得此处!快走吧,下次不准再胡乱地大喊大叫了,否则——我可真吃了你!”说完,刚露出上半身的大怪物又慢慢地沉了下去。
  “请等一下,我想知道,你是否知道上次和我一起的女孩的下落。”柒巧急切地跑上前问。
  “都这么久了,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啊!”怪物摇了摇头,“你实在没有那个能力,她在一个懂巫术的机械药师手里,想来早过解剖时间了,不过——我这样说了,你也未必见得到她们。”
  “为什么?他们象你一样吗?我可以看见你了!”
  “你——真的可以看到我了?不会吧!那你上次怎么看不见?”怪物又重新抽出了身体,“你说我现在在做什么?”
  “你正从湖泊里面出来,向我这边走过来!”柒巧不慌不忙的说道。
  “你真的能看见了啊!”怪物思考了一下,“好吧,你真的偷吃了血色禁果,哈哈哈哈!空德那两个老不死,怕是会气炸了喽,亏你也能接近那林子,命大呀!你不是想知道那女孩在什么地方吗?告诉你!她在前面血色命运之林的一处山洞里面,就是你食禁果的林子深处,其他的我不便多说了,你好自为之啊。”怪物说完转身就走开了,忽然又回过头问了一声,“小子,你认识墓光吗?”
  “不认识!怎么了?”
  “没什么,万事小心。”怪物说完,似有思考地摇了摇头,迅速的一闪,虚幻身影慢慢消失了。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