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歧途>>第 7 章 《四象欺鬼王 凡樱来帮忙》
第 7 章
《四象欺鬼王 凡樱来帮忙》
浏览:578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095 阅读时长:约4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摘要:阿罕里发疯,被四象护法迷心阵弄晕,思空凡樱出手赶跑四象护法,与莫茗重逢又着急离开。
  “他怎么发疯一样?”莫茗心都凉了,要知道那个怪物可是第七任鬼王啊,虽然只是流容层阶,但只要他想,整个开发不多的尸魂界都将回归混沌不可。
  “那里的——那个戴斗笠的家伙,赶快出来受死。”阿罕里不客气地指了指莫茗,灵燕迅速的挡在了莫茗大人的前面,阿罕里没好气地说,“咳,本人不喜欢和女人打架。”阿罕里移开目光继续喊着,“还有人吗?要是没有的话,我走了哦——”说着不甘心地向四周又瞅了瞅。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从天空呼啸而来,“阿——罕——里!?”
  “谁在叫爷啊?”阿罕里四周张望了下,发现没有人答应,看到莫茗的时候,莫茗用手指了指天空另一端,阿罕里抬头一看,从天上飘下了四个穿着黑色死霸装束的彪型大汉,右胸间都缝制一枚卫字的徽章,徽章两侧分别绣有一柄白色的长剑,交叉着支起着,“阿罕里!堂堂的鬼王竟在这种地方欺负弱小,成何体统!”说话的语气貌似在教训孩童一般。
  “莫茗大人,他们也参加了墓族岛之战,叫什么护法——”灵燕有点忘记了。
  “四象护法,他们的消息奇怪的灵通!我们先看看,阿罕里又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拿他也奈何不了。”莫茗压低了自己的斗笠,遮住脸颊,行云下去躲在一旁观战。
  阿罕里看了看四象护法,也大吃一惊,“呀!是天上来的啊,看来一定很厉害喽!”阿罕里边说边鲁莽地冲了上去,以拳合心,拳风带劲射了上去,四个护法轻松地躲过了,莫茗心说:阿罕里这是在放水?难道是装疯,知道对方是鬼界禁卫军的人?
  “布阵!”但见,四个护法,迅速的移动四方,落地盘腿打坐,口念咒语,不一会,阿罕里就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阵阵酥麻咧着水缸大嘴巴流着哈喇子怪笑着,还一个劲地念叨,“好舒服啊!”。
  这样一会儿工夫,“扑通——”一声,阿罕里倒了下去!
  “迷心阵,阿罕里怎么连这种低级的阵都躲不过了?”莫茗也大吃一惊,运足气,想上去营救。
  “把剩下的渣渣全部杀光,然后毁掉尸魂界!”四护法刚想做法——只见四道红色甩着血的镖光,直直地既准又狠射向四人,四护法见状匆忙躲闪,回头一看,一个扎着红头巾的女孩,俏脸蒙着一层薄纱,紫色蚕丝衣裙随风飘摇,忽隐忽现的修长大腿,缠裹着黑色丝带,飘飘然地飞落在四象护法面前,“这么忙啊,让姑奶奶也快活下呗!”
  “哪儿来的丫头,活得不耐烦了吗?”四护法以飞快的速度同时出刀,直接砍向对面女孩,莫茗抬头一看,刚想出手帮忙,却听得四护法“啊啊——”叫了几声,四人的刀被来人直接削成两截,散落在地。
  “哎呦!重了点了,没伤着吧,来来——孩子们!让姑奶奶给你们看看呗!”这一看,一通乱剑狂舞,难辨其身,把四护法全看趴下了,“唉——乘人之危!如今鬼界禁卫军护法就剩这点能耐了?如此——”话音刚落,只见那四护法同时开启起身,诡异地合体发功,幻化成一缕缕黑烟在空中汇聚成一个颇大的恶鬼模样,“哪里来的蟊贼?如此嚣张!竟敢阻碍鬼界禁卫军执法!”一旁看热闹的人群,听得鬼界禁卫军,纷纷退后,远远地交头接耳起来,不敢再靠近半分。
  “这才像话吗!我就说怎么这么容易就挂了呢,怎么说也是鬼界禁卫军的四象护法呀!姑奶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思空凡樱!”
  “凡樱姐姐!怎么她——来尸魂界做什么?”莫茗看着来人撤下面纱,确实是思空凡樱,心说这事情越闹越大,他们动起真格来,搞不好凭现在的自己都保不住尸魂界。
  “幻烟流星镖——”大恶鬼大吼一声,从身体上发出紫色的线状烟雾,一看就是带剧毒的那种,鬼界禁卫军竟然使用这种龌龊的攻击手段。
  上万根细若银丝的毒镖铺天盖地的射向思空凡樱,只见她轻摇身躯,微哈腰,虚幻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大恶鬼的镖雨里面。
  “哈哈哈哈——”从空旷的天空传来令人心寒的冷笑,大恶鬼大惊,原以为杀手锏定能收服思空凡樱,不料如此轻易遭到破解,便慌忙回收了流星镖,解体分开后,化作四道黑影灰溜溜地疾驰而去。
  莫茗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争斗尾声,还在迷惑间,一双带着清香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这才缓过神来,定睛一看,原来正是思空凡樱。
  “小茗弟弟——”思空凡樱眯着眼轻声呼唤着莫茗,“几时回来的呀?怎不去看姐姐呀?”
  “莫茗大人——”灵燕刚想出手,却被思空凡樱点了穴,四肢无力瘫倒在地,莫茗心说不好,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要遇上她呢,可不能被她缠住,“姐姐?!哪个姐姐会陷害弟弟的?我们的帐改日再算——”莫茗推开思空凡樱的手,很生气地说道:“你为什么来这里,我不管!但——如果你胆敢在尸魂界捣乱的话,就休怪我不尊重你这个姐姐。”
  “姐姐!?看来你心里还是有我这个姐姐的呀!那就好——也不枉姐姐在这几年吃的苦啦,我可是答应你哥哥要好好照顾你的!我——”正说着话,一道红光从远处的北塚升起,思空凡樱有些着急,转身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的阿罕里,从怀中取出一瓶绿色药水,“这个是阿罕里的解药,服下可以让他复原以前的记忆和功力,我也是奉命行事!”说完,微下身体,亲吻了下莫茗的脸颊,解开了灵燕的穴,瞬间从莫茗身后消失了,只传来“后会有期——”一句空荡在天空的银铃般声音。
  “莫茗大人,我——”灵燕很是恼悔,恨自己没有一点长进,莫茗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不要自责了,你为我已经做了很多了,我很感激,倒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真是惭愧啊!”莫茗安慰道,“好了,我们看看阿罕里去——”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