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祭祀>>第 157 章 《轧机堂一行 不周山迷云》
第 157 章
《轧机堂一行 不周山迷云》
浏览:301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4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653 阅读时长:约5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如月已经回到佛门,并未着急复命暗影,这刻她手上正拿着从韩句尸体尘埃里找到的空界,这是她前往不周山的第二重要的事,里面是孟甜她们,由于是高级空界,需要破解空界暗语,才能打开,若有可能,除了佛门的轧机堂,整个西天难找第二个能办到的了。
  轧机堂虽是一个正式堂口,可内里人却不多,除了轧机这个怪老头外,只有两名看门的门外汉,轧机一生致力于怪物与奇东西的研究,并未多心于修士修行之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学者,偶尔到众生院讲些经课,拿着佛门颇丰的酬劳,做着自己纵爱的研究。
  “轧机叔!我进来啦——”如月和门口两看门的打声招呼,大步流星推门朝里走,轧机堂和万兽园离得很近,如月自小就常来这捣乱,把玩轧机叔奇怪收藏,故而特熟。
  “月儿,你想死我了!听说你当班导去啦?”里屋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嗯,被师父逼迫的!”如月带着气嘟囔着,一屁股坐在她每次来都很喜欢坐的秋千躺椅之上,习惯地荡飞起来,忽而想起此行目的,连忙跳下来,转而说道,“轧机叔,帮我看下这个空界,里面有我班上的几个学生,帮我放出来下。”
  “噢!是个二级空界呢!”轧机接过空界仔细看了看,皱了皱眉,“哎呀!这是歃血的钥匙啊,只有物品原主人或歃血之人方能打开。”
  “就是不知道谁是主人,而那歃血之人已死,才找您來支招的。”如月补充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轧机疑惑地问道,如月简要如实地说了下发生的事情。
  “是这样啊!不过——这解是的确解不开的,歃血的空界,定是从其主人那开启过,走了歃血仪式,这种高级空界主人不解,他人很难解开,我也只能想想法子向里面补充气体和食物。给你争取点时间而已。”轧机刚说完,忽而听得五元台方向轰轰作响,接着便是一声划破天际的嘶鸣,混着阵阵人群传出的尖叫声,声音越来越大,十分嘈杂。
  “这气场!”轧机腾地一下跳了起来,“是——是龙!不可能吧,定是我老糊涂了,怎会有龙闹佛门呢!”
  “这是从——五元台传过来的!不可能是龙!”如月也大为吃惊,又一想这参赛选手都还是娃娃,最等级也就刚入流容,怎能承受和驾驭龙威!
  “又是五元台?这今年的祭祀大会可真是藏龙卧虎啊,不去真是可惜了,明日半决赛一定要去看看!”轧机两眼冒光,期待万分!
  “轧机叔,你刚刚说明天就半决赛了?”如月惊讶地问道。
  “是啊,这次来督会的地府代表貌似很有来头,人家一句话就将这百年规矩轻易破了,这不——听说是不准任何人退赛,不准任何主选手离开佛门,均随时候命!”轧机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小道消息,地府那傀儡王子将于近日暗访佛门,应该是冲着选贴身护卫而来,毕竟是贴身保护的,想来是不放心他人操办。”
  “这——怎会这样乱来!轧机叔,先想法补给空界内的弟子,我这还有事——还要调查这空界哪来的?”如月说完急匆匆地出门。
  五元台第一天战事原本下午就该结束了,这临时变更规则,导致大会延迟,非但午时没得休息,这未时也是未得清闲,各班级索性将饭菜打包在五元台的观看席上吃了起来。
  如此大规模变动,加上地府王子来访,想必这暗影也定是有所应对了吧!如月离开轧机堂便前往暗影,夜色已深,佛门亮起零星天灯,恍惚如一双双眼睛眨在天上注视着佛门大西天和众生院,喧嚣的聚贤山庄时不时传出阵阵呐喊助威之声,那儿亦然成了不夜城。
  在路上如月为确定明日出赛人,回了趟狮山,一零一班大部分弟子已经齐聚,却并未入眠,皇义徘徊于庭院大门前,几名相聚较好的弟子倚在大门侧墙上陪着,远远看到如月班导的雄鹰,一声长啸落在皇义旁,“怎么了?你们还不休息!?这明日还要准备参加半决赛呢。”如月问到。
  “如月班导,在等您呢!”皇义跟上去急忙说道,“云荷离开五元台后,就没见了人影,柒巧也是音讯全无,王京师兄已经早早出佛门去找人了,说是有人看见柒巧与抓走孟甜姑娘的人,一同出了佛门,这是什么情况?到现在还没人回来,我——”皇义还没说完,如月轻轻地摆摆手打住,说道,“没事了,柒巧受了伤,被人救了——暂时事情还不明朗,没带他回来。云荷跟踪我一同去了——想必见到柒巧没事就会回来。”如月顿了下,继续说道,“不用担心,他们都没事,王京他们只是去找孟甜,随他们去吧!没什么事,让大家休息吧!明日让那山大的丫鬟替柒巧,有云荷在,半决赛该不至于输掉,我这还有事。”说完唤来雄鹰,又和皇义单独小声说了些什么便扬长而去。
  话说那最后去佛门寻找孟甜的王京他们,从时轮那得到的线索,朝不周山方向找寻,沿路打听,还得知暗影血洗不周山的事情,等到他们匆忙赶到,不周山已被夷为平地,如月在灭掉姬长老分身后,就沿柒巧被抛出的方向找柒巧去了,看着路上留下的痕迹,基本判断是被人救起,并朝周家村过去了,想想当下情况,觉得柒巧暂时离开佛门并非坏事,免得招来暗影莫名纠缠,这么想着就放弃找柒巧去了,带着空界便孤身先回了佛门。
  王京他们搜寻了整个不周山,了了惨象,硬是没有结果,天色不早了,便下山就近去了周家村,很巧地瞧见还亮着灯的周家,想着父亲和周家村的周家有过生意往来,便毫不犹豫想在那借宿一下,明日继续找寻空界和孟甜下落。
  当时张先生正亮灯给柒巧过脉配药,来访的王京同样惊吓大伙一回,慢慢恢复了,还见过了昏迷的柒巧,在和周东明叙叙旧,并说了下不周山的现状,期间了解到那空界之事,周东明也是十分忐忑,还好王京一再安慰,保证向佛门说明清楚,这次略微宽心,随即大伙都休息了。
  翌日清晨,夏兰来看周雪,柒巧还在昏迷中,遇上王京他们,很是吃惊,待其他下人解释后,才知晓不周山战后的事,先去看了看在佛门几次照顾她们的柒巧,这才来到周雪闺房,想叫醒周雪告诉她发生的事,特别是韩句失踪的事,这还没来得及说呢,周雪就预感大事不妙,夺门而出,直奔不周山了。
  没有任何韩句遗留之物,也不知是否同葬壕坑,或是已经逃跑,可那满地的韩句兄弟们的丢盔卸甲与兵器,似是韩句也在其中,周雪时而害怕,时而心存侥幸,也有懊悔不已,当初不去佛门纠缠,不在佛门纠缠,根本没这回事,更不会致韩句不利了。这是没有见尸体,不然,万念俱灰!
  “小姐,小姐——”从后门赶上来的夏兰呼喊着,喘着大气,“小姐,你——你跑太快了!我正要告诉你,韩句——啊不!韩大哥的事情呢。”
  “你说什么?韩大哥!他人呢?在哪里?带我去看他,他还受着伤呢!”周雪连爬起来,急匆匆迎上夏兰劈头就问。
  “现在,你先跟我回去,周家有佛门弟子来访呢,昨夜他们从不周山下来的,仔细找了,并没有找到韩句尸首,他携带的我们周家的二级空界也不在那儿,我想应该是逃掉了,你就放心吧,先跟我回去,详情问一下他们就知道了。”夏兰竭力劝阻着,临出门时,周东明特别叮嘱尽快带她回来。
  如此,二人这才急急赶回周家。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