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奈何>>第 214 章 《高府案疑云 广场上热闹》
第 214 章
《高府案疑云 广场上热闹》
浏览:21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最近更新:2015年01月01日 状态:★★☆☆☆ 字数:2206 阅读时长:约4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高家的事情又陷入歧途,二少爷高孝是案件突破口,薛晨加大全镇搜查力度,整个大街每隔十多丈就能见着个镇办的人,这一来是为了确保接下来中元节祭祀活动顺利,二来就是要地毯式搜寻二少爷下落。
  还是有效果的,很快在彼岸河的下游找到了二少爷的尸首,初步断定是死于利器割喉,进步侦查,基本确认割口与大少爷的贴身匕首吻合!
  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了,整个案情愈发复杂,薛晨再回牢房,找林萧索要进一步证据,亦是未果,林萧一口咬定是俏姑娘做的案。
  高府的孟甜还在给疯丫头晴儿看病,却也是一筹莫展,并未查出什么缘由,晴儿一直在那边傻笑傻发呆,别人问她什么,她都无动于衷,自顾自个儿沉浸在自个儿的世界里。
  “甚是奇怪,晴儿姑娘并无大碍!奈何突然疯癫,莫不是惊吓过度,或是先天的痴呆?!”孟甜有些疲乏,结束诊断,出门外,柒巧和大家正在等待。
  “怎么样了?”柒巧上前问道。
  “我需要回店里取九形针,希望能通过刺激活络,恢复她的正常神经元。”孟甜回答道。
  “那我陪你一块去!”柒巧跟了上去,秋美从后面拉着柒巧的手,“我也去!”
  “我们暂时还有事,也出去了!”青锋带上小雅姑娘,带着羞涩也出了高府。
  秋康一脸懵圈,尴尬地不知所措,杵在原地,好一会儿缓过神来,忽然想到了什么,与镇办的人商量了下,一起前往老大高尚的房间。
  “这里我们已经搜过了!很仔细的搜过了。”镇办的人有些不耐烦,毕竟,让这么个无来由的毛头小子瞎指挥确实有失风度。
  秋康没有理会,此刻正用力推搡着靠墙的衣柜,按外面的屋形结构,内屋面积确实有些显得拥挤、显得小,秋康怀疑不无道理,否则镇办也不会同意破坏现场。
  “整个房间就衣柜这儿有问题,房屋纵深约三丈,从门口至此处不过两丈,衣柜所依墙壁定是还有暗门。”秋康解释道。
  “来人,你们两个一起把柜子抬开!”来了两个大汉,奈何半天也未能挪动衣柜,清空了衣柜内所有物品依旧抬不动,几个镇办犯难了。
  秋康围着衣柜看了看,四周并无明显推动痕迹,顶部是直接快要触顶的,挪动不得,难道——
  秋康抓住衣柜一侧用力向下按,镇办看着不解,但为了早点收工也上前帮忙,四五个人一起,衣柜终于动了起来,几人赶紧闪开,一阵机械转动的声音,伴随咔哒咔哒的齿轮搅拌声,衣柜轰隆隆地沉到了地下,紧接着衣柜后的墙壁,轻轻地倒了下来,那是一块与墙壁同色的薄木片。
  一切停止,一道拱门出现在大家眼前,内里黑漆漆一片,镇办拿来火把,上前探头观瞧,刹那间目瞪口呆,整个门后是一间钱财储藏室,一沓沓的厚实银票整齐叠放在木架上,三堆约数十公斤黄金煞是亮眼,一张檀木大套桌椅,后面挂的是地狱上季度刚刚被高价拍出的鬼王阿罕里亲笔提书“志在天下”,还有一张小床,也是十分精致。
  秋康,扫了一眼并没有什么证据,和正在看着钱高兴的镇办们打声招呼出去了,他是希望有证据,更是希望有硬性的证据指向俏姑娘。
  话说柒巧他们一行人,来到奈何镇,此刻正是奈何镇开市热闹的时间,整个奈何镇的主街被拥挤的人群霸占,连商贩的小摊也被挤压的愈来愈小,这些商贩都是外地来的,没能占据到好的靠边的位置,只得屈尊路中央,不免加剧道路拥挤,那些带着镇办绣章的人,似是维护持续,其实也是苦于无奈、自顾不暇,柒巧三人挤了半天也没个头,索性拐入巷子,抄小道回孟家药铺取针,走了一程,秋美反悔,硬是拉着柒巧去大街上看热闹,孟甜只得同意,孤身前往孟家药铺。
  秋美拉着柒巧去往奈何桥,虽然桥被炸了,由于没什么人员伤亡,似乎影响不大,你看,广场还在呢,所有中元节的大型活动还是定在这里举行,俏姑娘的演出也会于今晚在这里举行,秋美拉着柒巧挑了个围观人最多的圈子,朝里面挤着,大伙看着是佛门弟子,也不好多说什么,“你看,柒巧你看是法术表演哦!”秋美很兴奋,场内是一个姑娘家,身上四溢着醉人的芳香,非常特别,蒙着黑色面纱只露出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正通过御气使自己悬浮在空中,围着场子绕圈圈,另外一名老者则拿着铜锣叫嚷着,“父老乡亲们,感谢捧场!初到贵宝地,也不知什么表演,大伙喜欢,俺闺女就随便给大家先来几个绝活,喜欢的话就多多打赏,我们就再多表演几个。”
  很快铜锣就收满了铜钱,到了柒巧这儿,秋美很不好意思地说,“大叔,你家闺女可真厉害,那个怎么做到的?”
  “姑娘喜欢呀,打赏一下呗!”老者一脸堆笑,让人无法拒绝,秋美哪里有钱在身上,眼巴巴地望着柒巧,拉着他的衣袖,柒巧识趣地从怀里取出一块碎银,这还是昨天申桂大哥给的,“这位公子真是大手笔!恭祝你万事随心、一路发达!”老者又惊又喜,拿着铜锣小碎步地去往后场把收上来的场费交给了正在后场负责演奏琵琶的妇人,然后,转身召唤来闺女,“丫头,你给这位公子来个绝活,感谢他的打赏。”
  那名姑娘,绕着场地来到柒巧面前,一鞠躬,起身后双手一展一震,从袖口射出带线飞镖,远远击中人群后方的槐花树,一瞬间,白色花瓣漫天飞舞,随着姑娘的双臂回旋,白色花瓣犹如活物,绕着姑娘不停盘旋,附和着后方妇人的琵琶之音,美得不要不要的。
  “大爷,让你家闺女露出脸来,我们给你十两银子!”几个甩子起哄拉着收场费的老者说道。
  “几位公子,不蛮你们说,闺女脸上有疾病,怕是会吓着大伙,若是漂亮的姑娘为了什么还要蒙着面呢?你们说是吗?”老者很耐心地解释道,“我们给大家表演的都是场景节目,大家图一乐,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在下已是感激不尽了。”
  “也是——那银子——给你们一两吧!”领头的还算知趣,这么多人看着呢,哪好意思空手走呢,丢了一两不到的小丁丁碎银,没好气地走开了。
鲜花0朵鸡蛋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