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柒云》>>屠森>>第 250 章 《观未结战行 柒巧角斗场》
第 250 章
《观未结战行 柒巧角斗场》
浏览:21 发布时间:很久以前 状态:★★☆☆☆ 字数:2277 阅读时长:约4分钟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观未大统领!”鬼界禁卫军一阵欢呼,而后,又逃命一般地拉上身边弟兄,一个个疾驰出屠森,其他的暮迩修士也一个个鞠躬作揖,带着随从一溜烟地逃命去了。
  “苍茫修士!”林森表情略显凝重,刚想说些什么,六道无形的劲风撕裂空气,发出刺耳啸声,从前后左右上下猛烈夹击,林森身形虚幻,原来站立的野蔓篱“轰隆——”一声巨响,碎成粉末,观未低头看向林森,又一阵狂风,整个屠森瞬间一通爆破,每次爆破都能隐约看到有个人影从中闪出,那是林森,看来想对付这观未,没有胜算把握,思量着赶上那群逃走的鬼界禁卫军,暂时撤退。
  “鼠辈!还自语为了师尊暮光,真是玷污了他老人家的名声!”观未缓缓降下,闻了闻屠森气场,朝东边走去,来到柒巧发现的结印之光的地界,“这群小辈!调查个屠森调查这么久!真是——一辈不如一辈了!”
  观未进了蛮夷秘境,在里面逛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人,就又出来了,朝着角北镇出发。
  再说柒巧这边还在路上走着呢,就听到屠森那边声音越来越大,随行的鬼界禁卫军也一个个忧心忡忡,刚进了角北镇的角斗场,就听到天空传来观未大统领的千里传音,角斗场的鬼界禁卫军慌忙带着一众选手和角北镇的居民躲进了角北镇的安全屋,安排大家在这里候着进一步的消息。
  直到一大群鬼界禁卫军回来,屠森战场再无声响,大家这才从安全屋出来,经过这么一闹腾,好了,角斗场的选拔就泡汤了,临时改为第二天举办,鬼界禁卫军为选手安排住所后,就都接命令去了营地。
  柒巧被安排和元朝一起住,元朝在被刚刚一通折腾,也已经醒了,但是还有些外伤,在四合院那里接受呼延家派过来的上好医师治疗呢,虽然鬼界禁卫军临走时,特别交代不要乱跑,可柒巧一个人无聊的紧,而且听那些从屠森回来的鬼界禁卫军,有人提到林森、墓族人什么的,好奇的柒巧想知道更多的消息,就只身前往角北镇想找一家饭馆,以吃点东西为由,打听一点消息。
  “柒巧!你没事了吧!”刚进一家饭馆,恰好和列火遇上,他正和啸天青在吃饭,“过来这里!我们一起——”啸天青也急忙起身打招呼,很是客气,柒巧有些受宠若惊。
  “我们刚刚还聊到你来着!”列火引着柒巧入座,柒巧也很客气地点头给他们俩问好。
  “你们这是——”柒巧还没说完。
  “和你一样,在屠森又累又饿的,这下要好好吃一顿,准备明天比试呢。”啸天青边说边指了指旁边还有两桌坐的也是参加护卫选拔的选手,一个个都很礼貌地看向柒巧这边。
  “他们——”柒巧有点疑惑,不清楚这些人都怎么这样看着自己干嘛!
  “他们呀!你看那个身着华丽的是地府天鹤府的鹤明山,那个独自一人的是归去来,还有......”啸天青很耐心地给柒巧介绍着,列火也不停地加着一些关于他们技法和特长解说给柒巧听,柒巧自然理解他俩苦心,耐心地听着,不停地点头致谢。
  好一会儿才介绍完,柒巧又问,“后来屠森那边怎么了?我醒来就躺在那间四合院了,这是——”
  “对了,你当时竟然一个人在两名暮迩修士的战场上成功躲避他们的无差别攻击,看的我们都惊讶了,到底是什么功法,怎会这么厉害?”啸天青问道。
  “呃——那会儿我——”柒巧脸一红,说白了,当时是自己吓尿了,忽然就蒙圈了,啥都不记得了。
  “嗯,肯定是看家本领了,就你那时那个身法,估计我们这儿还没人能跟上呢!再加上你战胜了红头土狼,所以呀,大家都很怕明天和你对决上呢!”列火笑着说。
  柒巧很尴尬,不知说什么好,其实就自己这些修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们说的战胜红头土狼,那是有白虎大神坐镇;那个什么身法,就是狼妖风影而已,再怎么厉害,蒙圈时发挥的能好到哪里去,却被他们说的比平时自己用的还厉害似的,柒巧表示怀疑。
  “那后来呢?”柒巧又问。
  “后来呀!我们就都回来了,你和元朝被转去四合院那里治疗,我们被带去角斗场,本来是准备抽签一对一决战,直接淘汰一半选手的。恰好屠森又出事了,发生——”列火四下看了看,啸天青也看了看,压低声音继续和柒巧说了他们听来的屠森上关于林森和墓族人的事情。
  按描述,那个林森确实是柒巧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个人,听他们这么一说,觉得这叫林森的墓族人不是什么好人,柒巧一股莫名的气愤。
  三人边吃边聊,列火本来就话少,这样柒巧很快和啸天青也聊得熟悉起来,饭后又一起逛了逛角北镇的大街,柒巧还买了些小礼物放在空界中,准备回去送佛门一众好友。
  回到住所,元朝还未回来,柒巧自己早早上床休息了,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比试,据说是一对一淘汰,直到最后三人即可留下晋级为小鬼王护卫,按实力来,这么多留下来的选手中,只有自己是未过侍魂的小修士,想想柒巧就头大了,怎么和那些流容的斗哦,冷不防想起白天在屠森濒死的自己,那副不成熟的丢人模样,柒巧羞愧地大叫一声,拉起被子盖住头。
  第二天,柒巧早早起身,吃完早餐,独自一人去往角斗场,想看看场地先,这会天蒙蒙亮,除了早起的早点铺子,其他地方很少有人,柒巧四处观望,这角北镇的建筑横竖排列整齐划一,前后六道房屋,靠主街的是三层木楼,进深最长,用作主街面店铺,随后的都是风格各异的四合院、回形楼宇由南到北由低到高,角斗场建在主街道尽头,这里原是角北镇居民用来摔跤比试的地方,后来被外来客人选为修士斗技的地方,现在已经被角北镇的徐家买下自主经营角斗生意,并发扬光大,成为远近驰名的角斗地、也是赌博地。
  柒巧走着走着,远远看到角斗场门旁有位女子偏头朝角斗场里面偷窥着什么,柒巧走近一点确认了一下,是归去来,“归姑娘——来姑娘——小来姑娘!”柒巧连喊了三下,才觉得小来姑娘稍微好听一点,归去来回头看,是柒巧,一脸疑惑,转身闪进角斗场,四下查看,空空如也!
  “小来姑娘这么早——”柒巧很有礼貌,还没打完招呼呢,归去来一个诡异的闪身,一把短刀已经架在了柒巧的脖颈。
鲜花0朵鸡蛋0个